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葬诡经魁星阁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高空抛物

类型:其他类型 作品:葬诡经 作者:幻海半仙 字数:44952 编号:27328001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第二篇:死者死于高空抛物,致死的烟灰缸竟是他自己丢的

    1.说起高空抛物,法医中心的每一个同事对此都是深恶痛绝。

    上个月月初,保安老张下晚班的时候,被一块高空坠下的西瓜皮砸中手臂,老张右手当场骨折,至今还在市二院接受治疗。同样是上个月30号,王哥刚买的新车被一包从高空落下的垃圾砸坏了后视镜,气的王哥把那袋垃圾带回法医中心研究了一整天,终于从几张快递单碎片锁定了罪魁祸首就是同单元楼12层的住户。

    本月3号晚,严队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带进了法医中心。

    死者名叫陈祥,男性,年龄35岁,身高175,偏瘦。

    陈祥在本地的一间私企工作,家住市北幸福小区。他的尸体是在幸福小区22幢侧门附近被发现的。

    陈祥的脑袋后侧有着一块明显的凹陷,连带着大半张脸都跟着有些扭曲变形。

    因为致死伤偏向右脑后方,陈祥的右侧眼球几乎朝外凸出眼眶,鲜红色血液以及红白色粘.稠混合物遍布陈祥面颊上的每一寸。

    王哥看了眼尸体,开口问严队情况。

    严队晃了晃证物袋里的烟灰缸,说了句:“看现场的情况,是被这东西给砸死的。”

    证物袋里放着的是一个矩形玻璃烟灰缸,巴掌大小,四个棱角分明,烟灰缸底看起来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比较坚硬。

    烟灰缸被鲜血染得通红,相比起陈祥的惨状,这个烟灰缸的表面只是多了几条轻微的裂纹。

    被一个烟灰缸砸成这样,要么就是嫌疑人臂力惊人且陈祥完全不反抗也不动弹,只让嫌疑人猛砸后脑的某个固定点。要么,就是这烟灰缸是从很高的地方落下,碰巧砸中倒霉的陈祥。

    “高空抛物?”我下意识开口问了句。

    严队点点头,说道:“十有八九就是高空抛物闹的,已经让小区保安去调监控了。幸福小区没有安装针对高空抛物的监控,取证过程会比较麻烦,我们已经去挨个走访22幢的住户,争取找到目击者。你们这边先忙,帮我确定陈祥具体的死亡时间。”

    由王哥主刀,整个尸检过程比较顺利。

    陈祥的死亡原因,系右后侧颅骨破碎而造成的大面积颅内出血,死亡时间大约在当晚八点四十分至九点之间。

    除了右后侧颅骨的致命伤,陈祥的膝盖、左侧面颊、左侧小臂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挫伤,陈祥的左侧第九第以及十节肋骨骨折。

    我推测这些挫伤与骨折是烟灰缸从高空砸中陈祥脑部的瞬间,陈祥失去意识,在没有任何缓冲的情况下直接扑倒在地造成的。

    王哥把尸检结果汇报给严队,并且表示接下来只要抓住那个丢烟灰缸的混蛋,就能顺利结案了。

    “这些高空抛物的混蛋,完全就是漠视别人的生命财产。我就想不明白,下楼丢个垃圾有这么难么?”

    作为高空抛物的受害者,王哥已经在抱怨发泄着心中的怨气。

    另一边,严队听完尸检结果后,面色却变得愈发凝重:“这起案子,可能不是单纯的意外。”

    严队说完,我心里一怔,下意识问道:“不是单纯的意外?难不成,陈祥是被人谋杀的?”

    高空抛物致人重伤,甚至是死亡的案子,以往屡见不鲜。但你要说有人想借着高空抛物故意杀人,这可就太罕见了。

    首先,高空坠下的物体的落点极难把控。在足够的高度,你向下丢十次烟灰缸,往往能出现十个不同的落点。固定的落点往往只出现在理想的情况里,真实环境下的风速,温度,以及抛掷烟灰缸时的角度,都可能造成极大偏差。

    其次,单是能掌控烟灰缸的落点还不够,得死者配合在烟灰缸落下的瞬间,正好出现在那个落点才行,这又涉及了物体落下时间以及死者运动轨迹两方面因素。

    三方面因素都极不可控,存在一定的随机率。

    无论从哪方面来分析,有人想凭借这个烟灰缸从高楼故意谋杀陈祥都不太可能。

    但凭我对严队的了解,他不可能在毫无依据的情况下轻易做出判断,尤其是针对这么一起人命关天的案子。

    我问严队为什么得出这样的判断,沉寂片刻之后,严队说出了两方面原因。

    第一点:根据幸福小区22侧门附近的监控显示,陈祥于当晚八点二十分三十二秒,在22幢侧门面对着单元楼抽烟的时候,被从高空落下的烟灰缸砸中脑袋,直接栽倒在地。而我们给出的尸检结果显示陈祥最早失去生命体征的时间,是在当晚的八点四十分。

    换句话来说在八点二十分到八点四十分的这段时间里,倘若有人能发现陈祥,并且将他及时送去医院,陈祥或许还有机会活下来。

    事实上当晚小区保安若是按照正常的巡逻轨迹,他们是能在当晚八点三十分前后抵达事发地点,继而发现尚有生命体征的陈祥。

    可是,幸福小区的保安队长告诉严队,他们当晚在八点二十五分左右,接到了一通匿名举报违停电动车的电话。

    正是这通匿名电话让原本负责巡逻的小区保安延缓了夜间巡逻,赶去小区西侧停车库处理情况。

    后经核实,这通举报电话纯属子虚乌有,等22幢一楼的居民发现陈祥,并开车将陈祥送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当晚八点四十五分。

    这通匿名电话,斩断了陈祥最后的获救希望。

    第二点:按照以往处理类似案件的经验,高空坠下的物体上,极有可能留有肇事者信息。例如王哥就是从那袋垃圾里的一张破碎快递单上,找到了同单元楼丢垃圾的肇事者。

    按照这一经验,严队发现那个烟灰缸的第一时间,就把烟灰缸装入证物袋送去鉴定中心。可鉴定出的结果,却十分诡异。

    警方从烟灰缸上,一共提取出五个清晰的指纹,这五个指纹,全部属于死者陈祥。

    换言之,这个烟灰缸最有可能是陈祥自己从高楼丢下的。

    2.

    陈祥从高楼处丢下烟灰缸,接着砸死了自己?

    这个结论简直太过荒谬,正是这个荒谬的结论,让我逐渐相信严队的判断。这起看似意外的高空抛物案背后,很可能另有隐情。

    严队让刑侦支队第一时间行动起来,一边安排部分警员查出当晚打给保安室那通匿名举报电话的来路,另一边则是亲自上门确认案发当时的细节。

    因为幸福小区距离我所住的小区并不太远,严队借着捎带我回家的理由,强行拉上我同他一起上门。

    陈祥家住幸福小区22幢13楼1304室,150平的房子里,生活着陈祥和妻子张弘两人。

    陈祥和张弘是大学同学,两人已经结婚了七年。陈祥对外宣称丁克,和张弘过着二人世界,两人也一直没要孩子。

    陈祥是本地一家大型私企的技术副总监,持有企业股份,平日里工作比较忙碌,悲剧发生的时候,陈祥正准备去公司参加一个研发会议。

    而陈祥的妻子张弘是全职家庭主妇,平时在家打理着和陈祥二人的生活起居,偶尔会去健身房与美容院。

    陈祥事业有成,人也长的帅气,在外从没闹过绯闻。张弘勤俭持家,谈吐得体,无论身材还是容貌都保持的很好。

    在小区其他住户看来,陈祥和张弘这对夫妻平日里十分恩爱,几乎没有没有闹过矛盾。陈祥的意外死亡,也让这个幸福的家庭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幸福小区22幢楼下已经拉起警戒线,侧门外那一片干涸的血迹还清晰可见,不时有好事群众走上前对着警戒线指指点点,发表看法。

    幸福小区并未安装高空抛物摄像头,所以无法确认烟灰缸究竟是从22幢哪一户,以何种形式抛出的。

    但根据22幢户型朝向以及案发现场等方面综合分析,只有从22幢西侧的消防通道窗户,以及22幢每层的3室还有4室抛出烟灰缸,才有可能正好砸中当时位于单元楼侧门处抽烟的陈祥。

    严队从市面上买了一个同样规格的烟灰缸放在身上,带我上楼敲开了1304室的房门。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一个年轻瘦小的女人,站在我和严队面前。

    张弘比我想象的要更年轻,她穿着白衬衫与黑色长裤,扎着马尾辫,整个人瘦瘦小小的,但却散发着一股淡雅的气质。

    张弘眼圈很红,应该是刚哭过,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悲伤,但还是为突然造访的我和严队,端上茶水。

    “对于您丈夫的事情,我们很遗憾。警方强烈谴责这种高空抛物的违法行为,我们也会尽全力抓捕酿成这起惨剧的罪魁祸首。”说完,严队直接拿出了那个烟灰缸,开门见山地问道:“张弘女士,请问您之前是否见过这个烟灰缸?”

    张弘看了眼烟灰缸,木讷地点头:“我见过,我先生前不久买了一个类似的,他最近抽烟一直用这个烟灰缸。我先生……他就是被这个烟灰缸砸死的吗?”

    一楼的住户发现陈祥倒在血泊中之后,第一时间就将陈祥送去了医院。而张弘在得知陈祥出事后,也立刻赶去医院,她并不清楚现场的具体情况。

    张弘回答的很真切,不像在说谎,可她的证词却让情况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如果烟灰缸真的属于陈祥,那么案发时,这枚烟灰缸又为什么会从高空坠落,砸中正在楼下抽烟的陈祥呢?

    严队没有回答张弘,而是继续追问:“能告诉我,陈祥待在家的时候,一般是在什么地方抽烟?”

    “一般是在主卧阳台还有书房,我带你们去看。”

    说罢,张弘撑着腿艰难的从沙发上站起。

    在起身的瞬间,张弘的面部因为痛苦而扭曲了,她一个重心不稳,险些倒地,幸亏我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扶起张弘。

    “怎么了?”

    “没……没事。”

    张弘有些慌张的用衣袖挡住手腕,但我还是看见,她的右手腕内侧有着一块很大的淤痕。

    “这是我……前几天不小心在健身房摔的。”

    “伤的挺严重的,没去医院看看么?”

    “我丈夫当时帮我擦了药酒,已经不痛了……我先带你们去主卧看看吧……”

    张弘并不想过多提及这块伤口,她似乎只想尽快找出害陈祥死亡的罪魁祸首。

    在张弘的带领下,我们先是进到主卧。

    主卧布置的很温馨,靠着床铺的墙面上贴满了张弘和陈祥的二人合照。

    合照都是多年以前的,照片上的陈祥与张弘青春靓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让人愈发相信这是一对幸福的夫妻。

    主卧阳台上种满了各种花卉与绿植,全部打理得井井有条,在阳台正中间放着一把靠椅以及一个小桌上,桌上放着一个水杯与塑料烟灰缸。

    那个塑料烟灰缸显得比较陈旧,上面没有烟灰,反倒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很久没使用过。

    “我先生习惯睡前会在这里抽一支烟,等抽完之后再进屋睡觉。”

    严队走到阳台边看了一眼,阳台下方对着单元楼正门,并不是陈祥遇害的单元楼侧门。

    “能带我们去书房看看么?”

    “就在……隔壁。”

    张弘又带我们去到了书房,房门打开瞬间,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

    相比起主卧,书房布置的有些简单……甚至可以说邋遢。

    衣裤袜子,堆满了每个角落。在书房靠窗的位置,有着一个榻榻米床,床上杂乱的堆放着枕头与被褥,而在榻榻米床边则有着一扇大飘窗。

    拉下飘窗把手,正好能把窗户朝外推开一段。而在窗户外边还有着一块外部平台,平台上有着一些烟火熏烫的痕迹。

    从这个窗户往下,正好对着案发地点。

    13楼,若烟灰缸是从这里抛下,高度足够致命。

    “陈祥平时也在这里抽烟?”

    “对……”张弘小心地坐到榻榻米上,将边窗推开:“他喜欢坐在榻榻米上,左手掐着烟,将胳膊耷拉在窗台上。那个烟灰缸之前是放榻榻米上,后来有次差点把床烧了,我还说了他几次,在那之后我先生就喜欢在抽烟的时候,把烟灰缸放在窗户外边的平台上。”

    严队给我递了个眼神,我见状小心地拿起烟灰缸,把它放在窗户外部平台上。

    整个外部平台十分狭窄,烟灰缸放上去,会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部分会暴露在外。若是烟灰缸放置的不稳当,或是在抽烟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烟灰缸,都有可能造成烟灰缸滑落,从十三楼直接坠下。

    能想到用这种方式抽烟,陈祥还真是个鬼才。

    严队那边继续向张弘了解当晚的情况,据张弘所说,陈祥当晚原本在书房抽烟,接到公司那边的电话,就火急火燎的出门去加班。

    当初购房的时候,陈祥买的是地上停车位,从22幢侧门直穿过一个草坪就能到达停车位。而陈祥自己从不在车上吸烟,所以在上车前习惯先在单元楼侧门的垃圾桶旁抽一支烟,过过烟瘾。

    从张弘这里了解的情况来分析,陈祥大抵是出门太着急了,忘记把放在外部平台的烟灰缸收回去。而等陈祥在单元楼侧门抽烟的时候,那个放置在外部平台的烟灰缸因为意外坠下,砸中了在楼下抽烟陈祥,继而酿成这起惨剧。

    只是,案件的真相就是如此吗?

    我在检查了现场之后,发现了一处重大疑点。

    3.

    书房飘窗的外部平台上,有着几道轻微磨损的痕迹,如果将烟灰缸底部玻璃与外部平台磨损位置进行比对,大抵能够吻合上。

    诚如张弘所言,陈祥确实有将烟灰缸放置在外部平台上的抽烟习惯。

    可我仔细比对了窗户与陈祥倒下的位置,发现这两点之间并非是直线下落。

    小区监控画面显示,陈祥当时是面对着单元楼抽烟,而落下的烟灰缸正好砸中陈祥的颅骨右后侧,这也就意外着烟灰缸必须朝外抛出一定距离,才能沿着下落轨迹砸中陈祥的后脑。

    可无论何种原因的意外下坠,都不可能让烟灰缸与单元楼之间产生这种外抛距离。

    除非,是有人给烟灰缸施加了一个朝外的力,将烟灰缸先朝外抛出一段。

    根据张弘的口供,这个致命的烟灰缸只可能是从1304户的书房飘窗丢出。

    如果陈祥的遇害并非是意外,那么张弘就是直接犯罪嫌疑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严队第一时间将张弘带回警局,进行审讯。

    审讯的过程,并不顺利。

    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在审讯室内表现得异常强硬,她咬死自己当时在卧室睡觉,对于陈祥的死不知情,也不清楚那个烟灰缸究竟是怎么从书房飘窗的外部平台落下的。

    在缺少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严队也没法对张弘做出更进一步的处理,案件进展一时间陷入僵局之中。

    审讯室外,严队给我递了一根烟,询问我关于此案的看法。

    “从结果反推,张弘确实最有可能是丢下烟灰缸的肇事者。

    首先,张弘很了解陈祥,知道陈祥上车前会有在单元楼侧门抽烟的习惯。从监控画面来看,陈祥在抽烟的时候,保持了2-3分钟的静止状态。在这个间隙从高楼丢下烟灰缸,烟灰缸砸中陈祥的概率将直线升高。

    其次,张弘有杀害陈祥的理由,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或许不像邻居们眼中那么和谐。”

    “哦,何以见得?”严队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在说你一个单身狗,只去了别人家一次,怎么看出别人夫妻关系不和谐的?

    “卧室,还有书房里的一些细节。”我低垂下眼皮,缓缓开口道:“主卧里摆放的,只有张弘的生活用品,而书房里放着的,同样只有陈祥的生活用品。1304室布置的的确温馨,客厅,卧室,甚至连卫生间都摆放着大量陈祥与张弘二人的幸福合照。可唯独那个书房像是被孤立出来的部分,书房装修简单,物件堆放杂乱,里面没有任何二人的合照,书房那张榻榻米床上除了枕头和被子,堆叠了大量陈祥的衣服。

    张弘曾说过陈祥睡前喜欢在主卧阳台吸一会烟,再进屋。可阳台的那个烟灰缸已经很久很久没使用过,甚至积上了厚厚的灰尘。陈祥和张弘虽然都住在1304室,但我猜测这两人实际上已经分房很久了。陈祥回家之后就直接钻进书房里,并且陈祥很可能禁止张弘进入书房。”

    严队点点头,颇有些赞赏的看着我:“这推理可以啊,一气呵成,要不考虑来刑侦支队兼职?我们走访了陈祥和张弘的邻居、同事,以及共同朋友,得到了结论也支持你这个观点,这对夫妻看似关系和睦,从不吵架,可他们私底下早就闹崩了。

    张弘一直想要个孩子,但陈祥执意丁克,这是他们矛盾的源头。近两年内,陈祥宁愿在公司加班,都不回家,即便回家也是和张弘分床睡,而且有证据表明,陈祥可能长期家暴张弘。”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张弘手腕上的淤痕。

    “有证据表明陈祥家暴张弘么?”

    家暴,往往是夫妻关系走向极端的推手。这对于夫妻关系中弱势的一方,是一种长期且痛苦的折磨。

    如果陈祥真的家暴张弘,那么张弘确实可能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对着楼下的陈祥丢出那个致命的烟灰缸。

    严队摇摇头,开口道:“是张弘的闺蜜吴芳提供的证词,吴芳说她也是在一次无意中看见张弘手上的伤痕后,下意识追问了几句。当时张弘对怎么受伤说的很模糊,转而抱怨陈祥最近加班太忙,很久没有回家。”

    严队吸了口烟,继续说下去:“如果真是张弘利用高空抛物杀了陈祥,那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烟灰缸上没有张弘的指纹,说明她在抛掷烟灰缸时注意到了这点,可能戴了手套一类的东西。

    当晚八点二十五分打进保安室的匿名电话,也有很大概率是张弘打的。正是这通电话,断了陈祥最后生还的希望。”

    我听了严队的分析,继续追问道:“针对匿名电话的调查,有结果了吗?”

    严队把手里的烟头熄灭,嘿嘿一笑:“当晚那通匿名电话是从小区里的一处公用电话亭里打出的,我们到现场确认过,这个电话亭虽然是距离22幢最近的公用电话亭,但电话亭与22幢之间还是有着将近200米的距离。

    当晚若真是张弘是通过这个电话亭,给保安室打的匿名举报电话。那么从22幢去往电话亭沿途的监控,就能成为指证张弘的铁证!”

    4.

    刑侦支队紧锣密鼓的工作,很快取得了成效。

    公用电话亭周围虽然没有监控录像,但在张弘已然是犯罪嫌疑人的基础上,只要重要调查从22幢到公用电话亭沿途的监控记录,就能查到关键线索。

    只是,警方翻阅了22幢与公用电话厅沿途所有监控,都没能从中找到当晚张弘的身影。

    另外,对于警方重点针对张弘展开的调查工作,小区住户以及张弘的亲戚朋友都颇有微词。

    在小区业主群里,张弘是公认的“好妻子”,每当业主群里有新的活动或是热卖品降价,张弘总是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丈夫。

    因为陈祥平时工作忙碌,和小区相关的大事小情,全是张弘出面处理,而张弘出席小区业主大会时,也几乎是三句不离陈祥的名字。

    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爱着陈祥,把陈祥视为自己所有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狠心杀害陈祥呢?

    难不成,案件侦破真的搞错了方向,陈祥的死,和张弘毫无关系?

    我仔细回忆了一遍当晚和严队上门的过程,突然意识到了其中一处不对劲。

    当时,张弘从沙发上起身的时候,先是下意识趁着腿想要站起身子,可她的面部表情很快因为痛苦而扭曲了,甚至险些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

    而我上前搀扶张弘,借此意外发现了她手腕上的淤痕。

    事实上严队不久前给张弘安排过一次身体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张弘的手腕以及手臂上确实有外伤所致的淤痕,可她的大腿上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我把这一发现告诉严队,严队听完之后沉思片刻,反问我的看法。

    “有两种可能,一种张弘当时的痛苦是假装出来的,为的是让我看见她手腕上的淤痕。还有一种可能张弘的大腿确实痛的厉害,在没有外伤的情况下,这种“痛”最有可能来自于剧烈运动后的肌肉酸痛。”

    严队第一时间查了张弘去健身房的记录,发现她最近一次去健身房是在半个月前。

    “张弘在案发前后,曾经剧烈运动过,这种运动最有可能是快跑和爬楼。”

    “可张弘的证词说事发那两天她都呆在房间里,直到听说陈祥出事,才赶去医院。”

    “这说明张弘在说谎,从1304房间到那个电话亭有没有其他路线?”

    严队在重新勘察现场后,让同事着重调取小区地下车库的监控。

    地下车库监控不如地上密集,且当晚那个时间,几乎很少有人在地下车库附近活动。

    严队推测张弘可能是通过楼梯走到地下车库,再从地下车库抵达公用电话亭,打的那通匿名电话。

    最终,警方在地下车库一个靠近22幢入口的监控探头里,找到了张弘的身影。

    当晚八点二十三分,以及八点三十四分,张弘先后出现在幸福小区的地下车库中,这与此前张弘向警方提供案发前后一直在家中睡觉的证词截然不符。

    除此之外,幸福小区12幢1201的租客朱女士向警方提供了一段监控,这是朱女士安装在自家阳台的监控,而12幢1201的阳台,正对着22幢1304的书房。

    监控显示,当晚八点十五分开始,22幢1304飘窗就被人推开,张弘一直待在飘窗旁,朝楼下看着。八点二十分,张弘的身影从飘窗后消失了几秒钟,很快她又重新回到飘窗旁,此时张弘的手里多了一个东西。

    张弘推开飘窗,将那东西直接丢出,片刻后,张弘立刻关上飘窗,并且拉上窗帘。

    这个监控原本是朱女士为了随时能查看两只宠物猫的情况而安装在阳台的,没想到当晚监控正好拍下张弘的犯罪经过。

    在铁证面前,张弘也最终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她告诉警方确实是自己丢下了那个烟灰缸,而她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杀死陈祥,她只是不想失去陈祥。

    “我为陈祥付了七年,这七年每天勤勤恳恳,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可我得到了什么?陈祥什么也不肯给我,房子车子都是在他自己名下,连孩子也不愿意和我生。陈祥每次应酬完了就回来打我,打完第二天哭着求我原谅他,和他复合。

    那天晚上,我本来想找陈祥聊结婚纪念日的事,可说了没几句他就直接摔门说要去公司加班,我一时气不过,失去控制,才把那个烟灰缸丢出去……我只是想吓吓他,给他一个教训,没想到那个烟灰缸竟然直接砸中了他……”

    说完之后,张弘已经是泪如雨下,脸上充斥着悔恨与委屈。

    可严队却是满脸冷漠的盯着张弘,继续追问道:“你当时,是戴着手套,丢下烟灰缸的?”

    “我……知道高空抛物违法,所以才戴着一次性手套,丢下烟灰缸。我真没想到能直接砸中他,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

    严队看了眼案件记录,厉声道:“如果你只是想给陈祥一个所谓的“教训”,那在烟灰缸砸中陈祥的第一时间,你为什么不是打120求救,而是立刻通过楼道下楼,穿过小区地下车库,去到距离事发地200米的公用电话亭给保安室打电话。

    你当时在想什么?你是害怕小区保安发现了濒死的陈祥,顺利把他救下吗?”

    “我……我……我当时也慌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确实想救陈祥,但我也害怕自己做的事被人发现,所以才去打了那通电话,想支走保安后,再回去打120……”

    严队告诉我,整个审讯过程让他十分愤怒。

    张弘在审讯过程中表示事发时她十分惊慌,并多次表示丢下烟灰缸只是想给陈祥一个教训,并不是想真的伤害他。

    可结合案发时张弘的一系列表现,严队断定无论是在丢下烟灰缸,还是在之后拨打匿名电话上,这女人都是思路清楚,而且冷静得可怕。

    5.

    张弘有着一个小号博客,博客名字是向阳而生。

    这个博客上记录着张弘和陈祥二人的生活日常,在博客中,张弘是默默为家庭付出,阳光向上,热爱生活,任劳任怨的好女人。而陈祥则是个在外事业有成,和一些女同事关系不检点,长期抽烟酗酒,在家懒惰无能,并且有家暴倾向的渣男。

    这个博客有着一批固定粉丝,她们会在每一条博文下面认真讨论留言,这些粉丝大多都是和张弘有着类似境遇的全职妻子。

    其中几条博文重点描述了陈祥喝酒家暴张弘,以及事后陈祥向张弘哭诉道歉的经过。

    可经严队核实,博文中记录的其中几个家暴时间点,陈祥人在外地出差,根本就不可能和张弘见面。

    张弘说陈祥长期家暴自己,也极可能是她编造的。

    基于上述审讯结果,严队申请对张弘进行精神鉴定,后经相关单位判定,张弘可能患上一种名为代理性佯病症的精神疾病。

    代理性佯病症是医学上一种罕见的精神错乱病,患者通常为母亲,受害者通常是其子女。患病母亲会声称孩子有病甚至蓄意弄病他们,然后带着孩子四处寻医,以之博取他人的注意和同情,用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张弘和陈祥二人之间一直没要孩子,这导致张弘将侵害目标对象转移到陈祥的身上。

    事实证明,张弘当晚拨打匿名电话的行为,就是为了确保自己是第一个发现陈祥遭遇意外,并且是将陈祥送去医院的人。

    这样在外人看来,张弘就是在丈夫遭遇不幸后,依旧待在丈夫身旁勤勤恳恳,贴心照顾的好妻子。

    为了维持这个“好妻子”的人设,张弘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烟灰缸砸中陈祥的瞬间,张弘肯定希望陈祥没死,甚至还保有着意识。

    陈祥倒在血泊中,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时间持续流淌,每一秒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时间拖得越久,陈祥的内心就会越绝望,而这个时候张弘若是出现在陈祥面前,陈祥或许就会把张弘当成是唯一的希望,重新爱上张弘。

    张弘不确定保安队巡逻的具体时间,但她依稀记得差不多是这个时间点,幸福小区保安会经过22幢侧门。

    张弘想到了拖延保安巡逻的方法,但她又不敢用自己手机或是家里座机打电话,所以才费劲周折跑去公用电话厅。

    严队后来问过张弘,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下楼,拨打急救电话,而是绕了这么一大圈。

    张弘给出的解释是她想让陈祥在等等,等的越久,陈祥就会越需要自己。

    只可惜,当张弘在楼梯间狂奔的时候,一楼住户意外发现了倒地陈祥,并且开车将陈祥送去医院。

    而张弘的这通操作也让陈祥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继而殒命。

    陈祥十分优秀,三十五岁,事业有成,身材健硕,长相帅气。而张弘因为长期没有工作,逐渐和社会脱节,这也使得她和陈祥之间有了一定的心理落差。从某种程度上,张弘认为自己配不上陈祥。

    张弘一直试图维持着自己好妻子的人设,用各种方式向外人证明她和陈祥的婚姻十分幸福。

    尽管这段婚姻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摇摇欲坠。

    张弘每天都在努力提高自己,健身,做美容,准备晚饭,打扫装饰房间。

    可这些努力,却一再被陈祥忽视与嫌弃。陈祥的心里只有工作,他对张弘漠视,对这段婚姻更是抱着无关紧要的态度。结婚七年,陈祥从来没有带张弘出游过,他们家里的合照,几乎全是在婚礼现场拍下的。

    冷漠与隔阂就像一双黑手,将张弘一点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事发当晚陈祥向张弘提出的离婚要求,成了压垮张弘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这么体贴,我这么努力,我对这么他好,他为什么一点都不在乎我?他为什么还要和我离婚?”

    “如果他生了重病,如果他后半辈子都下不了床,只有我在一旁照顾他,他是不是就会发现我的好了,他是不是就会需要我,就会离不开我了?”

    或许就是带着这样的念头,张弘推开了飘窗,朝着陈祥,丢下了那个致命的烟灰缸。

    烟灰缸在夜空中划过一条弧线,一如划过陈祥与张弘这七年的婚姻一般,短暂,而又漫长。

    无论张弘当时是抱着什么目的朝陈祥丢下烟灰缸的,当烟灰缸落地的瞬间,一切宣告结束,一切也都无法挽回。


小说【《葬诡经》】之 高空抛物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幻海半仙】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小说网】的这一本【《葬诡经》】之 高空抛物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葬诡经》之 高空抛物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幻海半仙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葬诡经》之 高空抛物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第二篇:死者死于高空抛物,致死的烟灰缸竟是他自己丢的

        1.说起高空抛物,法医中心的每一个同事对此都是深恶痛绝。

        上个月月初,保安老张下晚班的时候,被一块高空坠下的西瓜皮砸中手臂,老张右手当场骨折,至今还在市二院接受治疗。同样是上个月30号,王哥刚买的新车被一包从高空落下的垃圾砸坏了后视镜,气的王哥把那袋垃圾带回法医中心研究了一整天,终于从几张快递单碎片锁定了罪魁祸首就是同单元楼12层的住户。

        本月3号晚,严队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带进了法医中心。

        死者名叫陈祥,男性,年龄35岁,身高175,偏瘦。

        陈祥在本地的一间私企工作,家住市北幸福小区。他的尸体是在幸福小区22幢侧门附近被发现的。

        陈祥的脑袋后侧有着一块明显的凹陷,连带着大半张脸都跟着有些扭曲变形。

        因为致死伤偏向右脑后方,陈祥的右侧眼球几乎朝外凸出眼眶,鲜红色血液以及红白色粘.稠混合物遍布陈祥面颊上的每一寸。

        王哥看了眼尸体,开口问严队情况。

        严队晃了晃证物袋里的烟灰缸,说了句:“看现场的情况,是被这东西给砸死的。”

        证物袋里放着的是一个矩形玻璃烟灰缸,巴掌大小,四个棱角分明,烟灰缸底看起来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比较坚硬。

        烟灰缸被鲜血染得通红,相比起陈祥的惨状,这个烟灰缸的表面只是多了几条轻微的裂纹。

        被一个烟灰缸砸成这样,要么就是嫌疑人臂力惊人且陈祥完全不反抗也不动弹,只让嫌疑人猛砸后脑的某个固定点。要么,就是这烟灰缸是从很高的地方落下,碰巧砸中倒霉的陈祥。

        “高空抛物?”我下意识开口问了句。

        严队点点头,说道:“十有八九就是高空抛物闹的,已经让小区保安去调监控了。幸福小区没有安装针对高空抛物的监控,取证过程会比较麻烦,我们已经去挨个走访22幢的住户,争取找到目击者。你们这边先忙,帮我确定陈祥具体的死亡时间。”

        由王哥主刀,整个尸检过程比较顺利。

        陈祥的死亡原因,系右后侧颅骨破碎而造成的大面积颅内出血,死亡时间大约在当晚八点四十分至九点之间。

        除了右后侧颅骨的致命伤,陈祥的膝盖、左侧面颊、左侧小臂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挫伤,陈祥的左侧第九第以及十节肋骨骨折。

        我推测这些挫伤与骨折是烟灰缸从高空砸中陈祥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葬诡经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高空抛物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漫威小天师

    漫威小天师最新章节

        我的五菱宏光,载着钢铁侠从赛博坦平安归来。
        我的傲娇宠物,站在浩克的肩上遨游伟大航道。
        我的随身神将,在无数的次元留下了传说。
        我的女儿,特别能吃....
        茅山最后的小掌教,附身被练成“神将”的历史名人,带着漫威超级英雄到各个次元打小怪兽抢宝物,顺便拯救个世界。
        PS:天师,守护天地的匠师,那么多超级英雄都要和反派打来打去,把世界打坏了总要有人修理一下...

  • 醒世恒言(全本)

    醒世恒言(全本)最新章节

        《醒世恒言》,白话短篇小说集。明末冯梦龙纂辑,与冯氏的另二种话本小说集《喻世明言》(即《古今小说》)、《警世通言》合称“三言”。其题材或来自民间传说,或来自史传和唐、宋小说。编撰者创作成分较多。内容修饰润色较精,形象鲜明,结构充实完整,描写细腻,不同程度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面貌和市民思想感情。但有些作品带有封建说教、因果报应宣传和色情渲染。

  • 许你一世晴天

    许你一世晴天最新章节

        我因为你的爱情而闯入你的爱情;你因为对我特别的关怀而走进我的世界。我不在意你的过往,或者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在你心里我终究不是最重要的。再回来时,我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坚强,却依旧逃不过你独一无二的温柔,你为我放弃世界,我许你一世晴天。

  • 医路风云

    医路风云最新章节

        实习马上结束,对留院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楚天羽有的只剩下对未来的迷茫,但就在这时候上帝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他可以在末世与现实世界自由穿梭,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楚天羽打开了一扇大门!授权级别:签约作品作品类别:都市异能本周点击:0本月点击:0本周红包:0本月红包:0本周盖章:0本月盖章:0本周鲜花:0本月鲜花:0标签:医生末世

  • 死亡之梦

    死亡之梦最新章节

  • 执宫

    执宫最新章节

  • 魂匠

    魂匠最新章节

        在进步如此之快的现代化社会还有这样一种神秘的职业——魂匠。
        与木匠、铁匠相似,都是匠人行列,不过魂匠是去塑造让死人回魂的一个物件,或许是个小人偶也可能只是块木头,但是魂匠的最终目标,还是要让死者的家属可以在头七结束魂飞魄散前与死者沟通。
        这样一个稀有且神秘的职业后人——邢双林,在慢慢接触到这个行业之后,他也体会到了不同的人生百态。

  • 总统先生,请和平离婚

    总统先生,请和平离婚最新章节

        她身为总统夫人却要骗吃骗喝骗钱花?!父亲贩毒锒铛入狱,她被迫嫁到异国他乡为恐怖组织收集情报。他是一手遮天呼风唤雨的一国领导,她是这场政治婚姻的傀儡。他是人人敬爱的总统背后却霸道变态,她善良单纯却成了道德沦丧的弃妇!“离婚对你而言将是地狱行走的开始!”“我不是你的玩物,快放开我!”

  • 超品神宠

    超品神宠最新章节

        我的狼能咬碎龙躯!
        我的龙从深渊觉醒!
        我的仆从在神界苏醒!
        某天楚白视线里出现了几行小字...他凭借这系统走上巅峰。
        就在他正为自己的机遇沾沾自喜时。
        小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句话和倒计时。
        [恭喜您在这个位面已经获得最强御宠师称号!]
        [两个月后您将会被强制传送到下个位面——2207:59:59]

  • 日常系顶级神豪

    日常系顶级神豪最新章节

        “叮,恭喜宿主,现在起,在蓝星的每一秒,可以获得0.06元。”
        “叮,获得金髓丹,可洗经伐髓,获得强健的体魄。”
        “叮,宿主沉浸在美妙音乐之中,与演奏者产生共鸣,获得初级鉴赏音乐能力。”
        赵谦获得天降神豪系统,至此生活中不缺美,缺的是发现美的眼睛,从此顶级神豪之路开始了……

  •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将门毒后最新章节

        她,为了心爱之人上战场,原本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可是老天为什么与她开了如此之大的玩笑?!她竟然与面前这个妖孽互换了身体!一朝身份转换,互相隐瞒,宅斗宫斗双开!

  • 邪魅皇后之江湖恩怨

    邪魅皇后之江湖恩怨最新章节

  • 二婚鲜妻:慕少,你又出局了

    二婚鲜妻:慕少,你又出局了最新章节

        年少时,他们是万众瞩目的神仙眷侣。
        结婚日,她成了人尽皆知的替身弃妇。
        童筱筱以为,只要她在原地等待,总有一天能等到他回头。可爱情于她,终究只是奢望。
        她累了倦了,想要放弃了,他却红着眼哀求。
        “你的命都是我救的,可不可以不要走?”
        她笑笑,把刀插入心脏。
        宁愿死,她都不要再爱他了。

  • 被迫嫁给了厌婚总裁后

    被迫嫁给了厌婚总裁后最新章节

  • 她与黑夜尽缠绵

    她与黑夜尽缠绵最新章节

  • 独家蜜宠,厉总的小甜妻

    独家蜜宠,厉总的小甜妻最新章节

  • 最多阅读:火影之远途全文阅读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万弟子全文阅读仙穹宿全文阅读重生九零小辣椒全文阅读上海的秋天全文阅读一胎四宝,大佬妈咪又想逃全文阅读凡王们的浩歌全文阅读轮回圣神全文阅读她与黑夜尽缠绵全文阅读珍宝国全文阅读 好看的其他类型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