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氍毹魁星阁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四章 鹦鹉闯祸

类型:穿越重生 作品:红氍毹 作者:半岛斋主 字数:83004 编号:11731616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云瑛来到白雪覆盖的清潩河边,河道在皑皑原野上划出一道黑色曲线,在北风的吹动下,涌动的水流把结了薄冰的河面拱得嘎嘎直响,周长生晃动的身影也怪异地投射在河面上。

    听到云瑛嘎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周长生竟然呆坐着无动于衷。

    云瑛冲上前推了他一下,气得张口骂道:“刚才你死哪里去了?我被人欺负你都不管。”

    金刚鹦鹉落在光秃秃的柳树枝上,也气愤地学舌道:“红薯娃,你死哪里去了?”

    只听见周长生瓮声瓮气地说:“云妹,我太累了!头已经安不上去了,怕被别人发现,所以先回来在这里等你。”

    云瑛这才发现周长生身上落满雪花,他的头不在脖子上,而是在身子边上。

    原来,为了云家班在这次唱大戏中赢得双份酬劳,周长生演出时偷偷把头拿了下来,靠道具和戏服护着才没有露馅,怪不得他今天唱的过程中叫好声不断。

    等到戏演完,周长生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把头再安上去了,只好趁着旁人还没有发现,夹着头急匆匆地回来等云瑛。因此,云瑛在后台遭受黑蛋的欺凌时,周长生并不知情。

    尽管如此,云瑛还不想马上原谅他,因为不管怎样,他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不在场。

    云瑛赌气跺脚道:“我被黑蛋欺负了,你不在场,要受惩罚!”

    金刚鹦鹉也跟着学舌:“要受惩罚!要受惩罚!”

    周长生无力地说道:“云妹,我随你处置。”

    他话音刚落,云瑛还没有接话,金刚鹦鹉就飞到周长生的肩膀上,冲着他脖腔上的厚膜用力一啄,只见眼前红光一闪,周长生满身血液瞬间喷出,高度约有丈余,他的身子也随之萎缩成一堆皮囊。

    周长生看着自己的皮囊,冲云瑛哀叹道:“云妹,我身子不复存在矣。”话毕,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云瑛吓得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拢来拢去,周长生的身子终不成形。

    她抱着周长生的头泣不成声,金刚鹦鹉吓得飞到柳树枝上,嘴里不停地辩解道:“是你说要惩罚他,是你说要惩罚他……”

    云瑛哭得昏了过去,等到她在冰雪中苏醒之后,看见周长生双目紧闭,面色苍白,身子依旧是一堆皮囊。

    云瑛又痛哭了一回,知道周长生身子已经不能复活,就强忍悲戚把他的皮囊卷起来藏在树丛中,抱着周长生的头回到戏班,自己躲在屋内恸哭了一夜。

    云瑛这一夜凄惨的啼哭,云家班的人都听到了。

    昨晚演出结束不见了周长生,他们都大声怒骂他胆小如鼠,见到军阀竟然自己先逃跑了。云家班的演员都为云瑛的真情付出感到不值,所以对她彻夜痛哭的原因也未深究,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她会慢慢好的。而云瑛也不敢把周长生已经死亡的事讲给家人听,作为凡人他们不会理解,还可能把自己也当成妖怪。所以,云瑛只能把悲伤埋在自己的心里。

    第二天朝霞初上,窗外透进明亮的光线。云瑛把周长生的头拿出来,只见他依旧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云瑛内心悲戚地连声呼道:“红薯娃!”周长生脸上毫无反应,云瑛不禁悲上心头,双手抱着头又痛哭起来。

    这时,姐姐云霞受父母之命,前来敲门劝慰妹妹。云瑛急忙把周长生的头藏在被子里,开门凄凉悲切地迎进了姐姐。

    云霞看到云妹被爱情折磨的十分憔悴,姐妹俩又抱头痛哭了一场。然后,云霞抚着云瑛的肩膀爱惜地对她说:“周长生是个软蛋,你不用为他伤心。全家人都关心你!红薯娃跑了说明你俩没缘分,他肯定不敢再回来了,你也不要再悲伤了。”

    云霞并不知道云瑛哭的不是情郎逃跑,而是情郎已死。姐姐反复劝慰她之后就走了,云瑛用剑割下了一块红氍毹,把周长生的头包住藏好,然后走出房门,强颜欢笑地向家人表示自己一切如常。

    下午,张书礼派人把云嘉庆请到家,对云家班的演出赞不绝口,奉上双倍的演出酬劳。

    云嘉庆客气地道谢后双手接过,然后要告辞离去。

    张书礼急忙示意云嘉庆留步,用手往上推推金丝眼镜,干咳了一声,然后歉意地说道:“云班主,昨天晚上犬子唐突无礼,鄙人愧不敢当!”说着,他看看云嘉庆的脸色。

    “鄙人不妨对你直言,逆子现在已经功成名就,戎马倥偬顾不上儿女情长。以前的媳妇也不怕你笑话,逆子硬是看不入眼;但对云瑛却一见钟情,所以才会情不自禁。古语云,郎才女貌,犬子与令媛倒是天造地设一对,不知我能否与云班主攀上亲戚?”

    昨天晚上在戏台上,云嘉庆已经看出云瑛对黑蛋毫无兴趣,对张书礼当面提出结亲的要求犹豫起来,不知道如何应对才不失礼。同时,也明白张书礼为什么要出大价钱请云家班唱戏,原来他要让二妮做黑蛋的二房。

    对于声名狼藉的黑蛋,他心里本能是反对的,但又觉得公开回绝不妥,思忖片刻抱拳说道:“张先生,在下实不敢相瞒,愚夫妇准备招门内小生周长生入赘,只是尚未对娃子和闺女言明,但看小女云瑛对他已经有几分相认。”

    张书礼哈哈一笑,手捻着胡子道:“云班主,威武将军与红薯娃的身份是云泥之分,我想你不难明白,云瑛也不难做出选择。你回去跟嫂夫人说说,我准备托人上门提亲。”说完,也不等云嘉庆回话,就拿着文明棍站了起来,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在从卧虎桥回家的路上,积雪被太阳照得晃人眼,云嘉庆望着路旁闪过的人流,费尽脑汁也没有想出怎样回绝张书礼。

    回到云家班以后,云嘉庆一问,周长生还没有回来。他就悄悄对妻子潘毓枝讲了张书礼要来提亲的事。

    潘毓枝听后担心地问:“这可如何是好?他家势力那么大,咱们得罪不起啊!”

    云嘉庆烦恼地点上烟,看着嘴里吐出的烟雾,默默地思忖了一会儿,对妻子说:“这件事我们不能替孩子做主,现在她也没有心思,还是等几天再跟二妮说吧。”

    潘毓枝叹了口气,冲丈夫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午,日上三竿,张书礼果然带人来云家提亲了,陪同他的是颍川的刘市长,还带了两挑各色糕点果子礼物。

    云家班的人气不过黑蛋戏场侮辱云瑛,云天带人把他们拦在了院外。

    云嘉庆闻讯急忙出来喝退他们,将张书礼和刘市长客气地迎入堂屋。

    宾主分坐在两边,在奉上茶之后,云嘉庆拱手致歉:“孩们我没有管教好,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二位大人海涵!”

    张书礼微笑着颔首,放下文明棍,拱手说道:“云班主,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再次恭喜贵班在堂戏中拔得头筹。鄙人今天请刘市长大驾光临,也是为了表明张家情意。”说着,张书礼端起了茶碗,和刘市长对视了一眼,低头喝起茶来。

    刘市长拱手对云嘉庆说道:“云班主,我今天来是恭喜云家的。”看到云嘉庆没有露出受宠若惊的样子,他站起来干笑着继续道,“威武将军看上了你家云瑛小姐,这是咱颍川的头等喜事,今天我特地代表张家前来提亲,万望云班主允诺。”说完,再次拱手抱拳,然后自行落座!

    张书礼放下茶碗,用手捻着山羊胡接着对云嘉庆道:“云班主,犬子与令媛一武一文,堪称佳偶天成。咱们两家结为儿女亲家,绝对是颍川的大事,希望云班主能够体谅犬子因为喜欢而产生的冲动,不要嫌弃我们威武将军啊,哈哈哈!”

    听完张书礼充满自豪意味的讲话之后,云嘉庆站前来冲他们二位拱手道:“张先生,您和咱颍川父母官亲临寒门提亲,云家实感三生有幸。我们优伶之家能得到将军青睐,犹如平步青云一步登天。只是,小女前日受到惊扰,现在犹自不安。况且嫁女不是一桩小事,还望容云家思酌后回复。”

    刘市长一看云嘉庆没有立时答应,顿觉自己的面子被驳,他露出不快的神情对云嘉庆说:“云班主,这是颍川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你还要思酌什么,是不是嫌张将军官小啊?颍川谁比张家条件更好啊!”

    这时,张书礼捻着胡须的手也变僵硬了,他两眼大睁紧紧盯着云嘉庆。

    云嘉庆不卑不亢地说道:“现在已经是民国了,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过时了,还望二位大人宽容我们几天。”说完,他站了起来,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刘市长有些忍不住了,他用手指着云嘉庆说:“云班主,你真是有眼不识……”

    张书礼急忙伸手拦住他,看着云嘉庆笑呵呵地说道:“云班主,你讲得对,新时代,新做派。”说着,站起身拄着文明棍往外走,刘市长也尴尬地跟在他身后。

    云嘉庆将他们客客气气送出云家班,带来的提亲礼也没有收下。不久,云家班就开始遭受报复,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天气异常寒冷,大雪连绵不断。云瑛躲在屋内抱着周长生的头悲戚不已,她发现没有血液滋养的头颅开始萎缩,耳朵发黑并且缩成一团,两个眼皮也耷拉了下来,嘴唇和两腮也干瘪了。往日年轻英俊的小生,现在变成了皮包骨头的骷髅。云瑛每每想起二人往日的欢爱,就不禁泪雨如注。

    不想,周长生的头得到她的泪水滋润,竟然睁眼张嘴说话了。他轻启枯唇,气若游丝地问道:“云妹,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云瑛一看他的头又复活了,泪眼婆娑地哭笑道:“我不管,我只要你。”

    这几天一直躲在房梁上察言观色的金刚鹦鹉胆子壮了,也在上面附和道:“我要你!我只要你!”

    云瑛没有心情搭理闯祸的金刚鹦鹉,她把周长生的头紧紧搂在怀里,心中愁思万千,绵绵不绝。

    周长生耷拉着眼皮说道:“云妹,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你还年轻,放开我吧!”

    云瑛心底泛起无限的酸楚,她摇头任性地叫道:“我不!我不!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周长生看到她如此执拗,苦笑着对她道:“云妹,我会越来越难看,气味也越来越难闻。”

    在云瑛的心中,爱人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她不管周长生如何哀求,就是不放弃他。

    但是,周长生的头经过红氍毹包裹,在屋里放置了一个月以后,发出的臭味已经难以遮掩。如果哪天有人进入云瑛的闺房,这个秘密就藏不住了。

    立春了,太阳的光芒日渐温暖,地上的积雪也开始融化,百里春风回到了田野。随着早春和煦微风的撩拨,一簇簇的桃红柳绿到处绽放。

    天空日日晴朗,春风天天拂面,家中的门窗关不住了,云瑛发愁如何才能让周长生永远陪伴她。

    一天,她用泪水唤醒周长生,对他说:“红薯娃,天气越来越热了,我把你的皮囊和头火化,这样就没有味道了,你要永远陪伴我。行不行?”

    周长生知道云瑛脾气犟,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这辈子离不开她了,当然心里也不想离开她。于是,答应云瑛把他的头和皮囊火化,两个人永不分离。

    云瑛激动地把他的头紧紧搂在怀里,等到哭够了拿起来一看,周长生两只耳朵已经被她挤掉了。

    云瑛知道再也不能等下去了,就偷偷把他的头带到清潩河边,连同皮囊一起架起柴堆,然后点火进行焚烧,等到明火渐渐熄灭,周长生的头真成了骷髅,云瑛拿到河边用水洗净,露出了净白的本色。

    她把周长生的头骨放在面前,闻起来味道竟然暗香如兰,心里明白是周长生在回应着她的爱,就用红氍毹把他的头骨包好,带回家藏在自己的闺房内。


小说【《红氍毹》】之 第四章 鹦鹉闯祸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半岛斋主】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小说网】的这一本【《红氍毹》】之 第四章 鹦鹉闯祸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红氍毹》之 第四章 鹦鹉闯祸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半岛斋主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红氍毹》之 第四章 鹦鹉闯祸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云瑛来到白雪覆盖的清潩河边,河道在皑皑原野上划出一道黑色曲线,在北风的吹动下,涌动的水流把结了薄冰的河面拱得嘎嘎直响,周长生晃动的身影也怪异地投射在河面上。

        听到云瑛嘎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周长生竟然呆坐着无动于衷。

        云瑛冲上前推了他一下,气得张口骂道:“刚才你死哪里去了?我被人欺负你都不管。”

        金刚鹦鹉落在光秃秃的柳树枝上,也气愤地学舌道:“红薯娃,你死哪里去了?”

        只听见周长生瓮声瓮气地说:“云妹,我太累了!头已经安不上去了,怕被别人发现,所以先回来在这里等你。”

        云瑛这才发现周长生身上落满雪花,他的头不在脖子上,而是在身子边上。

        原来,为了云家班在这次唱大戏中赢得双份酬劳,周长生演出时偷偷把头拿了下来,靠道具和戏服护着才没有露馅,怪不得他今天唱的过程中叫好声不断。

        等到戏演完,周长生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把头再安上去了,只好趁着旁人还没有发现,夹着头急匆匆地回来等云瑛。因此,云瑛在后台遭受黑蛋的欺凌时,周长生并不知情。

        尽管如此,云瑛还不想马上原谅他,因为不管怎样,他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不在场。

        云瑛赌气跺脚道:“我被黑蛋欺负了,你不在场,要受惩罚!”

        金刚鹦鹉也跟着学舌:“要受惩罚!要受惩罚!”

        周长生无力地说道:“云妹,我随你处置。”

        他话音刚落,云瑛还没有接话,金刚鹦鹉就飞到周长生的肩膀上,冲着他脖腔上的厚膜用力一啄,只见眼前红光一闪,周长生满身血液瞬间喷出,高度约有丈余,他的身子也随之萎缩成一堆皮囊。

        周长生看着自己的皮囊,冲云瑛哀叹道:“云妹,我身子不复存在矣。”话毕,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云瑛吓得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拢来拢去,周长生的身子终不成形。

        她抱着周长生的头泣不成声,金刚鹦鹉吓得飞到柳树枝上,嘴里不停地辩解道:“是你说要惩罚他,是你说要惩罚他……”

        云瑛哭得昏了过去,等到她在冰雪中苏醒之后,看见周长生双目紧闭,面色苍白,身子依旧是一堆皮囊。

        云瑛又痛哭了一回,知道周长生身子已经不能复活,就强忍悲戚把他的皮囊卷起来藏在树丛中,抱着周长生的头回到戏班,自己躲在屋内恸哭了一夜。

        云瑛这一夜凄惨的啼哭,云家班的人都听到了。

        昨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红氍毹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四章 鹦鹉闯祸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榻上欢:皇叔,有喜了!

    榻上欢:皇叔,有喜了!最新章节

        女扮男装的小皇帝竟然被皇叔睡了,为堵住二人断袖的悠悠之口,皇叔决定为皇帝纳妃。“皇叔,朕不举,无法纳妃。”“无妨。”“皇叔,朕膝下无子,无人送终。”“无妨。”
        “皇叔,朕的洞房花烛夜你怎能进来。”“皇叔替皇后侍候皇帝。”小皇帝欲哭无泪,摊上了个腹黑皇叔,不但挖朕的墙角,还把朕也一同挖了。
        朕不干了,一万两黄金贱卖皇帝之位,还赠送个皇叔,谁爱要谁要。

  • 武魂弑天

    武魂弑天最新章节

        来历神秘的帝龙眼,能够看透世界一切架构!

  • 神级修理术

    神级修理术最新章节

        当你以为唐重是一个技术精湛的修理工时,却发现唐重十指灵活地敲击着键盘,编写出一套套令世人惊叹程序;
        当你以为唐重是一个苦哈哈的程序猿时,却在大型钢琴比赛上面看到了唐重优雅地展现出动人,令人沉沦的旋律;
        当你以为唐重是一个音乐家的时,却看见唐重出现在电影院里那巨大的银幕上,给所有人带来别样的惊喜……

  • 校花美女赖上我

    校花美女赖上我最新章节

        战五渣林枫重生十年前,昔日校花毁容,变成无敌第一丑女。
        “嘿嘿,老子有智脑一号,医术领先现代水平几千年,丑算什么?几刀的事!”
        林枫偷笑,开启疯狂追求第一丑女的模式。
        毕业舞会,他带着容貌恢复的柳妃萱登场,所有男性动物傻眼……

  • 神级护美狂医

    神级护美狂医最新章节

        医道圣手,回归繁华都市,武力超群,担起护美重任。年少轻狂,医武双绝,谁怕谁,不要怂 就是干。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

        百族亲王的奇幻暗黑大陆战(jie)斗(cao)毁灭史。

  • 法师亚当

    法师亚当最新章节

        平行时空中的生命是如此愚昧,贪图获取无尽的知识与能量,然而知识充满谎言,能量是时空毁灭的根源,法师们已经掌握穿梭时空的奥妙,我们战无不胜,将亿万世界化为尘埃,你们这些区区蝼蚁,终将灰飞烟灭。
        ——法师亚当。
        简单的说,这是一个人工智能穿越成为法师的故事。

  • 天师诡事

    天师诡事最新章节

        鬼魅怪谈,民间骇人的故事,以及脑洞大开令人捧腹的诡事,尽在本书之中!

  • 老千生涯

    老千生涯最新章节

        大学毕业后,以前的追求的女神找到了男主,说要给男主介绍个工作。仔细接触原来是在大型棋牌会所做一种变相的老千,从此男主开始一段传奇的老千生涯,各种香艳、被女神们包围接憧而来.....

  • 大龙挂了

    大龙挂了最新章节

        有能拉出金属的龙,有种田养花的精灵,还有一心想要骑龙的乡下男爵。奇幻种田,领主养成!白雨涵2018呕心沥血之作,敬请观看!

  • 我是孤独患者

    我是孤独患者最新章节

  • 武尊之凤歌

    武尊之凤歌最新章节

        风云搅,正邪弈!几度生死,几处留情,终不负赤胆侠心……这是关于一个叫徐凤眠的少年,步步成长为武道至尊的故事!

  • 灵异世界的对与错

    灵异世界的对与错最新章节

  • 战余生

    战余生最新章节

  • 最多阅读:诗歌~物语全文阅读替嫁婚宠:霸道老公深度爱全文阅读花落时节又逢君全文阅读阴阳秘史全文阅读废柴小姐归来,王爷好好宠全文阅读荣耀之路全文阅读玩锤子牧师全文阅读妖孽人生全文阅读悍后当道全文阅读 好看的穿越重生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