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医者为王魁星阁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魁星阁小说网 >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 医者为王免费全文阅读目录>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

类型:都市言情 作品:医者为王 作者:方千金 字数:7794603 编号:1339051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不管看到什么食物,都有吃的欲望,這就說明脾胃還有肝臟非常健康,若是肝虛,膽汁分泌不足,必然會看到油膩的東西惡心。 脾藏神,脾虛則無法固神,睡覺就無法進入深度睡眠當中。睡不好則導致精神萎靡,造成整個消化系統紊亂,大便粘稠,不利于排泄。 人體是一個相互影響而又相對獨立的統一有機體,可以說,一個環節出現問題,帶來的就是連鎖的反應。 輕微的紊亂,就會導致亞健康,而亞健康的狀態長期持續下去,就會在人體中最薄弱的環節出現病變。 而到那個時候,就有些危險了。 皮埃爾的亞健康......


    上二章提要:...切產業的法人代表。” 章廉羽臉部的肌肉在抽搐,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章家為什么會這樣做,難道就不顧念一下他么? 古田鈴木落寞帶著助手走了,章家老二悄悄來到了章廉羽的身邊。 “廉羽,很失落是么?其實,大家已經是照顧你的面子了,要不然,你不會有那么高的票數的。” 章廉羽心里五味雜陳,說道:“二叔,既然你們都內定好了,還搞這么一出干什么?” “廉羽啊,其實咱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你說你爸爸該支持誰?你是章家人,廉飛也是章家人,他偏誰都不好啊。二叔是支持你的,可是廉飛的后臺......


    上三章提要:...的投資人也就罷了,得罪了就得罪了,可以前南陽鬧出來的事那可是歷歷在目啊。 這個陳介民真是的,他就沒想著別人的死活。要是林源走法律途徑贏了,陳介民到時候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剩下的一地雞毛,不得他鄭天風收拾么? 關鍵是,這樣的事情處理不好,省里的領導會怎么想?那肯定就是地方上的官員無能啊。 看著陳介民,鄭天風都有些牙根癢癢的感覺。 這件事情,鄭天風是想明白了,陳介民到南陽來,背后肯定是有運作的。不然,這家伙一來到這里就直撲荔香別院?就能夠找到證據? 而且,打人的并不是林......


    上四章提要:...時也是非常脆弱的。無論是外家功夫還是內家功夫,真的練到了出手就有千鈞之力,管你是什么功夫,挨一下照樣要命。 這就好比你功夫很好,但碰上拿槍的試試,那不是分分鐘被秒的節奏么? 林源見大漢招式兇猛,沒有硬接,往后一撤步,雙掌一亮,斜身跨步斜刺走出去。 “游身八卦掌!”大漢是識貨的,一驚之間,忍不住喊了出來。 不管大漢掌風有多威猛,林源身若蛟龍,總是在大漢的激烈掌風中看看擦邊而過。 兩人走了十幾個回合,林源看準機會,右掌隨著身形向外一甩,啪的一聲,正中大漢的肩膀。 嗖,大漢就如同棉花包一樣飛了出去,轟的一聲重重摔落在地。 大漢哎喲叫個不停,很顯然,他這一下傷得不輕。 林源一步跨到了馬英文身邊,眼睛圓彪彪看著他。 馬英文頓感心虛,但嘴上卻是說道:“你看什么?你們之間比武,關我什么事?” “哼,少給我揣著明白裝糊涂,這件事情,要不是因為你能發生么?你大概覺得比武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吧?你可知道剛才有多兇險?我們兩個只要誰一個不慎,就會出人命,我們的命,在你看來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林源的口氣非常不善,幾句呵斥,讓馬英文連連后退。 ......


    上五章提要:...。” 林源給路明介紹了姜明輝三人,幾人客套一下,林源說道:“路科長,咱們找個地方喝酒,慢慢等著章廉羽過來。” 一行五人找了個雅間,點上酒菜,慢慢喝酒聊天,以為要等人,所以他們并不以吃喝為主,而是聊一些準備開發的事情。 路明說道:“幾位都是林醫生的哥們,那我就跟你們交實底了。我找了一個要好的朋友,把這事情說給上面了。上面對這事情相當重視,據說,當地市委已經責成分管經濟的市長下來準備接洽了。幾位,這也是給我填了一點政績,我敬各位一杯。” 要說喝酒,林源四個加一塊也不是路明的......


    上六章提要:...亭竟然親自來了。 本來周傳亭父子剛回南云不久,林源考慮到老爺子舟車勞頓,就讓周毅過來,可周傳亭對杏林大會異常感興趣,親自到了。 對這個老中醫,林源從內心深處是尊敬的。 在華夏的中醫國手中,能夠讓林源肅然起敬的有不少,像謝志坤,王博淵一些老前輩,都是值得尊敬的。 但是,這些前輩秉性是中醫人的秉性,但因為和世俗權力相處太久,難免會有回護的地方。 就像是上一次謝志坤病危,在場的醫生,幾乎人人都有冒險一試的方案,可到了最后,誰都沒敢出手。 這其實是跟中醫人的理念相背離的,醫不避險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當一個病人十分危重的時候,醫生就只能以挽救病人生命為第一要務。 至于失手的后果,對于自己的名聲影響,那都不應該在考慮的范圍之內。 周傳亭則沒有這樣的事故,沒有辦法的時候,他不會出手,但只要有一線希望,他是絕對不會避諱的。 “周老,您怎么親自來了?我不是跟周大哥說了么,讓他代表過來就行了,您這么大歲數,哪能經得起這么長途跋涉的折騰啊。” “哈哈,林大師主持的杏林會,我要是不參加,豈不是看不起大師么?咱們中醫人,一個是敬重長輩,一個是敬重高手......


    上七章提要:...即之際,景家斷然拒絕了臺島的邀請,流身內地,為祖國的建設貢獻自己的力量。 即便是在特殊的年代,景家受到沖擊,也得到了太祖爺的親自關懷。 到了八十年代,景家應運而起,為國家的現代化建設不計私人得失,立下了汗馬功勞。景家有家訓,后世子女一律不得從政,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景家受到了最高權力的特殊優待。 景家十分低調,沒有什么人在權力場上滾打,但任誰也不敢小覷景家,每逢景家最老的老者祝壽或者是過世,都會有決策圈子的有影響力的人物出席。 這份殊榮,能夠享受得到的,在華夏屈指可數。......


    上八章提要:...奇,您是怎么看出來我的隱疾呢?” “景先生,您舉手投足間,都透著那么一股儒雅之氣,但手臂卻不是自然揮灑的。如果我沒猜錯,您的手臂不能完全伸直對不對?其實您的氣色看上去沒什么問題,但觀察到這個細節后,我就仔細觀察您的氣色,發現您的眼袋紋下隱隱有些暗色。” 景明鳴驚訝道:“這能說明什么呢?” “健康之氣,生于內而泄于外,因為有肌膚腠理束縛,表于外而淡。雖淡卻能被觀察出來。氣為血之帥,血為氣之母,只有氣血暢通,人體表面才現健康之色。若內有隱疾,則經絡不順,氣滯則血瘀。” 說到這里,林源走上前,到了景明鳴的身前。 “這就好比是我們身體表面被擊打,部分表皮氣血不暢,就會出現紅甚至是紫的顏色,都是一個道理。氣滯血瘀的表象,在觀察著的眼里就是某處顏色發暗,因為人體各處都是緊密相連,所以看發暗的部位,就能夠推斷人體哪里有隱疾,這就是望氣。” 林源說聲得罪,在景明鳴的肩胛骨往脊柱的方向一推,景明鳴臉上頓時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景先生,您好像是有過從高處墜下的經歷吧?脊柱受了很嚴重的傷?” “果然神了,林醫生,我小時候玩耍的時候,從高處跳下,結果腳下打滑,......


    上九章提要:...等,把畫面放大!”林源忽然發現了什么,大聲叫道。 技術人員把畫面放大,林源的目光停留在一個地方。 “林醫生,有什么發現么?”吳金宇看了半天,沒發現異常,忍不住問道。 “你看這個人的下巴,有什么發現沒有?”林源指著放大的畫面說道。 吳金宇看了半天,也沒什么發現,只得用一伙的木管看著林源。 “好好看看,這人的下頜骨部位,下巴和臉頰的皮膚有什么不同?” 吳金宇仔細看看,驚訝道:“林醫生,你可真是神了,要不是仔細看,還真發現不了。這個人的下巴膚色,雖然跟臉上的一樣,......


    上十章提要:...見過。因為周傳亭老爺子自律性很好,早年間還喝點酒,到了晚年,基本上就不碰了。 現在,周傳亭老爺子就像是酒鬼一樣,那叫一個痛快啊,眼見著一瓶酒老爺子干了一大半,周毅能不擔心么? “小林,你的想法不錯,做的事情也是很有成績的。你說你把你們家祖傳的絕技傳給外人,這就是心胸!人人看到了效果,自然就會對中醫有信心了。還有,你祖傳的續命丸,只用于慈善事業,也讓我老頭子佩服,來,再喝。” 周毅趕緊奪下了酒杯:“爸,不能再喝了,您這舌頭可都有些發直了。” “沒事,高興,喝唄。小毅啊,我......


展开+

    吉澤家族的事情,還真有點狗血的味道。

    吉澤俊雄的大哥吉澤俊泰,有兩個女兒,吉澤俊雄則是一男一女兩個孩子。

    當今時代,人們的觀念都已經發展到了男女平等的地步,可吉澤家族卻是依然秉承著只有男丁能夠繼承家產的遺訓。

    吉澤俊泰的兩個女兒,都已經嫁做人婦,獲得了豐厚的嫁妝。但因為吉澤家族的規矩比較不可理喻,導致吉澤俊泰跟女兒的關系很不好,已經斷絕了關系。

    這樣,吉澤俊雄哥倆,曾經就財產繼承這個問題商討過,覺得把祖上的財產交給家里的男丁才會保證財產不會落到外人手里。

    吉澤敏健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聽說了這個消息,居然日益張狂起來,凡事以吉澤家族未來接班人的態度橫行霸道。

    要說光是對自己家里人,怎么都好說,親人之間沒什么解決不了的。關鍵是吉澤敏健在吉澤家的產業公司內,推行自己的一言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分青紅皂白做人事變動。

    這一做法,引起了公司內的老員工的強烈不滿。幸虧日本的企業員工講究對企業的忠誠,沒有發生大面積的人員離退,但是緊張的關系帶來了一系列不好的影響,已經威脅到企業的健康運行了。

    吉澤俊雄對此相當不滿,屢次訓誡之后見吉澤敏健還不悔改,便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在不知道收斂,就要剝奪他的繼承權。

    吉澤敏健害怕了,他竟然做了喪心病狂的事情,把吉澤俊雄給軟禁起來。吉澤俊雄在被軟禁的半年中,曾幾次發生危險,靠服藥度過危機。

    直到前些天,吉澤俊雄的情況十分危險,吉澤敏健也不知道是良心未泯,還是害怕父親死在他手里說不清,他把吉澤俊雄送到了京都大學附屬醫院當中。

    再后來,要不是林源出手相救,吉澤俊雄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了。

    林源聽了,不免感慨,看著豪門風光,其實為了利益,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辛酸呢?

    但心酸歸心酸,林源可不想牽扯到其中去。還是那句話,這是家務事,根本就輪不到林源這個外人操心。

    吉澤俊雄嘆道:“經歷了生死磨難,我這才明白一些道理。子承父業,看上去是很好的,但未必就是能讓人放心得下的傳承啊。林醫生,你說我把家族產業傳給佳美,怎么樣?”

    林源趕緊說道:“吉澤先生,這是你的家務事,我一個外人是絕對的不能攙和進來的。”

    “嘿嘿,林醫生,我就是問問意見,經歷了這場風波,你說,我還能夠相信誰呢?”

    “吉澤先生,你可以和你的大哥商量啊,你們不是準備把產業都集中傳給一個人么?”

    “咳,我們的上一輩,為了后輩能夠緊密團結,就把家族的產業高度統一起來。可以說是你中有我的,我中有你的。大哥不愿意把產業留給女兒,也就是考慮到這一點。大哥給我留下了產業授權書,他帶著太太周游世界了,我可以全權處理家族產業。”

    “這就不太好辦了,難道你聯系不上他么?”

    “這樣的事情,你讓我怎么說的出口啊。我已經把大哥的產業授權書單獨給還給了大哥的私人律師,我現在就好好管我自己的產業吧。”

    “吉澤先生,恕我直言,這個問題,外人實在是幫不上忙,我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該怎么辦,請你原諒。”

    吉澤俊雄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正要說話,卻見女傭進來。

    “先生,小姐已經準備好茶水,邀請林先生過去。”

    吉澤俊雄的臉上微微露出一點笑容,有些疲憊道:“好吧,你領著林醫生到小姐那里,我自己休息一會兒吧。”

    林源不想聽吉澤俊雄的家務事,便跟著女仆走了出去。

    到了一間小屋,女仆把門拉開,躬身退走了。

    小屋之內,別有洞天,里面幾乎全部是山石堆砌的好像是山巒環繞的樣子。

    吉澤佳美在一張茶幾前,已經擺好了茶具,茶水用具全部泛著熱氣,顯然已經是洗過了。

    一縷縷淡淡的茶香,彌散在空氣當中,吉澤佳美還是那身大牡丹花的紫黑和服。屋內正播放著古箏曲目,一步走進屋內,就好像是一步從凡塵跨到了仙境一般。

    吉澤佳美輕輕擺弄著茶水,跪拜請林源坐下。

    林源知道這是日本有名的茶道,吉澤佳美的一系列動作,是那種最高禮節的招待方式。雖然林源很不愿意受這樣的招待,但這是一套成型的禮節,拒絕的話,會很失禮的。

    盤膝坐下,吉澤佳美給林源奉上了燙好的小茶杯,給林源沏滿了茶水。

    “蒙神的恩典,有幸能夠認識林源君,像您這樣沐浴著大國風范的男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實在是我的榮幸。”

    語音低沉婉轉,加上十分舒緩恭順的動作,讓人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林源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得端起了小茶杯,品著茶水掩飾自己的尷尬。

    茶杯太小了,以至于泯了兩口就見底了。

    吉澤佳美趕緊把茶水續上,胳膊不經意碰到了茶幾邊緣。

    就聽啊的一聲,吉澤佳美手中的茶杯一下子飛了出去,撒了林源一身的茶水。

    林源很意外,下意識一抓吉澤佳美的手,問道:“怎么了?”

    吉澤佳美的胳膊露了出來,林源發現,吉澤佳美的胳膊上一片淤青。

    林源一皺眉頭,顧不上自己身上的茶水,輕輕把她的袖子撩上去,去發現吉澤佳美的小臂,淤青一片。

    這應該是摔傷,林源輕輕一碰,吉澤佳美忍不住又輕呼了一聲。

    “怎么這么不小心?怎么傷成這樣?”

    “佳美太笨了,搬托盤的時候絆了一跤,給您點麻煩了。”

    林源無語,這都是哪跟哪的事兒啊?他輕輕把外套脫下來,取出了銀針,要給吉澤佳美行針。

    “啊,林源君,扎針疼么?”

    “放心,不會感到疼的,但會有些其他的感覺,比如說酸啊,麻啊,只要不亂動,我就不會扎錯地方,就不會疼的。”

    “林源君,稍等一會兒,我不太敢看。”吉澤佳美說著,眼睛就閉上了。

    林源找準穴位,就在要碰到吉澤佳美的胳膊上的時候,就聽見她輕哼一聲,說了句林源無比熟悉的詞語:“雅美蝶。”

    擦,真沒想到,一直說中文的吉澤佳美,竟然在這么關鍵的時刻說出了這樣的單詞。

    吉澤佳美感覺到林源手微微發抖,睜開眼睛看林源的表情有點怪異,便說道:“林源君,怎么了?是不是因為我不勇敢,你就不敢扎針了?”

    “不,不是的,佳美小姐,你還是閉上眼睛吧。我馬上給你扎針啊,你不要害怕。”

    林源深深吸口氣,穩定了一下心神,集中注意力,銀針觸碰到了吉澤佳美的胳膊上。

    “雅美蝶……”吉澤佳美似乎很害怕,一連串的喊聲叫出來。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林源稍稍一分神,銀針用力發生偏差,一下子彎了。

    這下子,吉澤佳美嚇得一下子拱進了林源的懷里,嘴里的那個單詞不停重復。

    門一下子被打開了,女仆的身后,跟著渡邊一木和宋小萌。

    宋小萌推開門,臉上帶著笑,就那么笑吟吟的看著林源。

    “我們的林大醫生艷福不淺嘛。”宋小萌笑吟吟的開口,臉上帶著她那種一貫的壞笑。

    “小萌,你別誤會,不是你想的那樣。”林源被宋小萌看的全身發毛,盼著宋小萌過來,卻沒想到,在這么一個讓人說不清楚的時刻見面了。

    “是么?我誤會什么了?”宋小萌歪著腦袋,把渡邊一木和吉澤家的女仆推開,走到了林源的面前。

    吉澤佳美離開了林源的懷抱,稍稍整理一下衣衫,問道:“林源君,這位是你的朋友?”

    “啊,對,這是我的未婚妻宋小萌。”

    “啊,原來是林源君的未婚妻啊,好漂亮啊。”吉澤佳美嘴里說著贊美的話,眼中卻是浮現出了一抹難以掩飾的失落。

    女仆看出了場面的尷尬,解圍道:“小姐,我們去收拾一下客廳,準備招待客人吧?”

    “是啊,應該收拾一下了。林源君,我失陪一下。”

    林源還想客氣一下,卻發現宋小萌依舊笑吟吟的看著他,到嘴邊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等吉澤佳美走后,宋小萌說道:“渡邊,看著門,誰也不準進來。”

    說著,宋小萌一把拉上了房門,轉過頭來吃吃冷笑。

    “小萌,你可能誤會了,你看,我的衣服濕了,所以脫下來了。那個,那個……剛才佳美小姐的胳膊有些瘀傷,我想給她行針,結果,結果……”

    “哼,結果怎么了?”

    “結果你就進來了唄。”

    “我就進來了,那我進來之前呢,你們在干什么?我還以為這里面播放動作片呢,原來,卻是上演真人秀啊,早知道我就不出聲,還能欣賞一下真人秀呢。”

    “這不是被你攪了好事嗎?”林源笑呵呵道,同時站起身拉著宋小萌。

    “要不我去找那個什么佳美小姐進來?”宋小萌笑吟吟的道。

    “算了,興致已經沒了。”林源笑著擺了擺手,心中也著實有些尷尬,還要他對他那個佳美小姐沒什么心思,要不然可真的要被宋小萌撞破了。


小说【《医者为王》】之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方千金】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小说网】的这一本【《医者为王》】之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医者为王》之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方千金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医者为王》之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留給那個吉澤敏健,很顯然,吉澤俊雄是不放心的。而留給麻生柳,又擔心女兒駕馭不了麻生柳。 索性,就給女兒女婿一億美元的資產,到時候即使是分開了,女兒也能分得五千萬美元的資產。 余下的資產都是跟心源慈善合作,要是吉澤佳美遭遇到不幸,想必心源慈善,或者說就是林源,不會坐視不管的。 這也就是吉澤俊雄這樣的睿智的人,才會想出這樣的安排。有時候,把所有的東西都留給親人未必是好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誰都懂,但未必誰都能夠因此而做出調整。 宴會的氣氛讓林源感覺不太舒服,宋小萌正......


    下二章预览:...書,是無法概全中醫的。 能夠代表中醫的,不僅僅是卷帙如海的中醫典籍,更是代代相傳的中醫人。 這些,林源也不屑跟鬼冢輝隆辯解。 “鬼冢先生,按照你的意思,渡邊先生開的診所,代表不了中醫是么?” “哼,如果是日本人開的,我沒話好說。但渡邊一木的身后要是有華夏人支持,甚至是從華夏人那里學的中醫,我是肯定要管的。” “呵呵,好說,鬼冢先生想要管,不知道你想怎么管啊?” “哼,中醫是一門博大精深的醫學門類,不是看幾本書就能坐診的。這樣,我們彼此出幾道題目,都是有關于中......


    下三章预览:...進行治療的時候,要優先考慮這樣的治療方案。 因為有血檢的檢測結果,大家對林源的治療方案都給予了肯定的評價。這場質證,也就這樣收場了。 林源最關心的就是大島樹的病因,如果僅僅是大島樹一個人,可能是杞人憂天了,但又出現了兩個相似病例,不查個水落石出,簡直就是對不起良心和醫德。 鬼冢義男考慮到林源對大島樹的病情非常了解,就把林源介紹給了京都地區的警察署。 警方正在嚴密調查放射源的問題,但匯報上來,精度地區附近,沒有放射源設備的丟失。 而在大島樹同學那里,也沒有獲得有價值......


    下四章预览:...來誰是散布謠言的始作俑者,這份報告,兩小時后會到首相特使手里。” 聽到這里,桑田五郎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聲音都有些顫抖了:“林會長,難道,難道這件事情跟桑田家族有關?” “嘿嘿,簡直是太有關系了。桑田五郎在半小時前已經全部交代,口供已經簽字了。現在京都警察署正在整理報告,按我的要求,會扣在手里兩小時。你們桑田家族,難道不想買,不不,應該說是爭取這兩小時么?” “什么?”桑田太郎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心中一萬頭羊駝飄過,一百頭送給林源,另外九千九百頭送給了桑田五郎。 林源不緊不慢把事情的經過耐心細致地說給桑田太郎聽,最后說道:“桑田先生,我是真不想看到桑田家族遭受到毀滅性打擊啊,畢竟咱們曾經愉快的合作過。我沒別的要求,就是要點錢,而且這筆錢你們桑田家族完全可以給自己樹立起良好的社會形象。” 桑田太郎可沒時間想什么良好的社會形象,問道:“林會長,您想要多少?” “一億元,記住,不是日元,而是人民幣。” “什么?一億?林會長,您是知道的,我們……” 林源粗暴打斷了桑田太郎的話:“桑田先生,留給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咱們兩個已經耽誤了近二十分鐘......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孟馨函是拿下了,可是孟家還沒拿下呢。孟家那老家伙,跟宋老頭一個德行,油鹽不進啊。” “咳咳,云爺爺,這個,是不是可以商榷一下啊。”林源趕忙提醒,宋小萌還在身邊呢,這樣攻擊宋老,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云老看了一眼林源和宋小萌,哼了一聲說道:“怎么了?說宋老頭還不行了?人家都是女生外向,你這個小子怎么也外向了?小萌是咱們家的媳婦,就應該向著咱們家。再說了,就是老宋頭在眼前,我也這么說,還不是么?油鹽不進,整個一個老古董。” 宋小萌鼓著嘴說道:“云爺爺,你這有點不厚道了吧?您還喝著我爺爺送來的好酒,還說著我爺爺,這有點說不過去啊。” “宋老頭那么好心給我好酒?說起這個我就來氣,他一個老部下到茅臺當高官,弄些好酒自然讓我都眼紅啊。這老家伙,他老部下給他送的好酒,不應該分我一半么?當初一起下放的時候,從酒作坊里拿酒,我從來都是分他一半的,沒義氣。” 云老一邊說著,一邊喝著宋老送來的好酒,一邊還憤憤不平。 林源和宋小萌相視一眼,都覺得有些好笑。大概老人都是年紀大了,往往像小孩一樣斗氣,尤其是老戰友沒有任何的隱藏,說什么都是很正常的。 “云爺爺,您現在犯不著......


    下七章预览:...對啊,我也會是這么想的。不過,你也看見了,我是真心實意想請林可兒跳舞的。” 林源沉吟道:“這個無妨,明軒兄不會因為一次被拒絕就放棄了吧?” “當然不會了,在當今這個時代,像可兒小姐這樣人漂亮又有善心,還不拜金的女子已經不多了,我要是碰上了,當然是追求到底了,除非是可兒小姐實在討厭我,否則,我是不會放棄的。” “那好,明軒兄,可兒是我手下的員工,我會把她調到燕京辦事處的,至于后續該怎么辦,我想明軒兄自己會知道怎么做吧?” “啊?要是這樣的話,那就太感謝了。林源,你說,那個......


    下八章预览:...產生的疾病和亞健康情況太多了,沒辦法啊,壓力大啊。” 林源看了一下劉建明說道:“這個隱疾,是長期工作習慣造成的,因而,想要一天兩天解決是不可能的。我倒是能夠給緩解一下疼痛,劉同志要想恢復,只要每天堅持揉自己足大指內側的隱白穴,就會解決。” 說著,林源下意識往自己的身上摸,啞然道:“江局,我吃飯的家伙事都上交了。” 江紅樹恍然,對劉建明笑道:“建明,開個證明吧,林醫生需要他的針灸醫療設備。” 劉建明頗有些尷尬,但還是開了證明,林源拿著證明,取回了自己的一套銀針和金針。 取回銀針,林源在劉建明的足太陰脾經選穴行針,用了透心涼的手法,三針下去,劉建明的足尖劇痛就變成了麻麻的感覺。 “神技啊,林醫生,真不好意思,剛才懷疑你,請原諒我的無知。”劉建明誠懇說道。 “劉同志,世界上未知甚至是神秘的事情太多了,我們人類的眼光是非常狹隘的,對于一些暫時無法用我們常知的手段驗證的,我們可以懷疑,但未必要否定,是不是啊?”林源十分誠懇說道。 “對對,古人其實對于未知的事物是持相當審慎的態度的。孔子敬鬼神而遠之,就是這樣的道理。林醫生,歡迎加入我們的隊伍!” ......


    下九章预览:...說道:“林源,這就是司馬林手下的四大金剛之一吳敏尚,那些都是他豢養的打手。” 而那個被許關白小小懲戒了一下的小混混,眼睛滴溜溜轉,一指許關白說道:“就是這個小子,剛才就是他動的手。” 吳敏尚橫著向林源幾人走來,指著許關白就要發飆,忽然,他停了下來,打量白貴文道:“小子,看著你好面熟,你是哪個?” 白貴文很顯然不太適應這樣的場景,一時間無言以對,林源哼了聲說道:“我是來找司馬林討還公道的,這個狗屁大師,管人家家務事,聯合后媽搶奪大兒子的財產,干的叫人事么?你給我聽好了,今天,我......


    下十章预览:...竟然有這么深的背景?” “你以為我讓你對貴文好點是為了貴文?小苗啊,我要是不在了,貴文肯定是在白家一手遮天啊,沒辦法,貴文能夠交到林源那樣的朋友,是他的造化,這對白家也是有好處的。有一點我要叮囑你,到時候,貴文都不用刻意收拾你們娘倆,只要他一甩臉子,你們娘倆就得受白家人的白眼啊。” 這可不是白崇仕危言聳聽,因為白貴文的例子就在眼前。在此之前,白貴文不就是因為家主白崇仕不給好臉色而遭到白家人的落井下石么? 苗金蘭想到這層,眼睛里浮現出了恐懼之色,聲音顫抖道:“老白啊,你可不能不......


    本章提要    吉澤家族的事情,還真有點狗血的味道。

        吉澤俊雄的大哥吉澤俊泰,有兩個女兒,吉澤俊雄則是一男一女兩個孩子。

        當今時代,人們的觀念都已經發展到了男女平等的地步,可吉澤家族卻是依然秉承著只有男丁能夠繼承家產的遺訓。

        吉澤俊泰的兩個女兒,都已經嫁做人婦,獲得了豐厚的嫁妝。但因為吉澤家族的規矩比較不可理喻,導致吉澤俊泰跟女兒的關系很不好,已經斷絕了關系。

        這樣,吉澤俊雄哥倆,曾經就財產繼承這個問題商討過,覺得把祖上的財產交給家里的男丁才會保證財產不會落到外人手里。

        吉澤敏健不知道從什么地方聽說了這個消息,居然日益張狂起來,凡事以吉澤家族未來接班人的態度橫行霸道。

        要說光是對自己家里人,怎么都好說,親人之間沒什么解決不了的。關鍵是吉澤敏健在吉澤家的產業公司內,推行自己的一言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分青紅皂白做人事變動。

        這一做法,引起了公司內的老員工的強烈不滿。幸虧日本的企業員工講究對企業的忠誠,沒有發生大面積的人員離退,但是緊張的關系帶來了一系列不好的影響,已經威脅到企業的健康運行了。

        吉澤俊雄對此相當不滿,屢次訓誡之后見吉澤敏健還不悔改,便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在不知道收斂,就要剝奪他的繼承權。

        吉澤敏健害怕了,他竟然做了喪心病狂的事情,把吉澤俊雄給軟禁起來。吉澤俊雄在被軟禁的半年中,曾幾次發生危險,靠服藥度過危機。

        直到前些天,吉澤俊雄的情況十分危險,吉澤敏健也不知道是良心未泯,還是害怕父親死在他手里說不清,他把吉澤俊雄送到了京都大學附屬醫院當中。

        再后來,要不是林源出手相救,吉澤俊雄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了。

        林源聽了,不免感慨,看著豪門風光,其實為了利益,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辛酸呢?

        但心酸歸心酸,林源可不想牽扯到其中去。還是那句話,這是家務事,根本就輪不到林源這個外人操心。

        吉澤俊雄嘆道:“經歷了生死磨難,我這才明白一些道理。子承父業,看上去是很好的,但未必就是能讓人放心得下的傳承啊。林醫生,你說我把家族產業傳給佳美,怎么樣?”

        林源趕緊說道:“吉澤先生,這是你的家務事,我一個外人是絕對的不能攙和進來的。”

        “嘿嘿,林醫生,我就是問問意見,經歷了這場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医者为王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八百二十五章 醉人的茶道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甲午崛起

    甲午崛起最新章节

  • 龙战长空

    龙战长空最新章节

        可能是点娘最专业的现代空战小说,证据是可以“挑错”而不是“挑对”~    每天两更,年中无休,三观正确,富含正能量~    我要说的就这些了!js330

  • 我的女友是警花

    我的女友是警花最新章节

        相亲之后遭遇美女警花,恰巧美女老总报恩,两女为争一男争风吃醋,小姨子最后掺和一脚,越帮越乱,三个女人一台戏,卓不凡被整的焦头烂额,还好有校花来救,我的妈呀,这牌子咋翻?

  •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最新章节

        庄俊生和吕中、董成龙是大学同窗好友,三兄弟毕业后走上了三条不同的人生道路。庄俊生从乡镇小职员开始神奇晋升,官越做越大,桃花运却越交越多,各路美女接踵出现在他的仕途生活里。面对金钱和美女的诱惑,是出淤泥而不染还是同流合污?且看庄俊生如何如何玩转权路江湖,披荆斩棘,励志奋起!

  •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最新章节

        一座红警基地车;一座超时空传送仪;一个雄心勃勃的指挥官。
        历经地球百年风云,红警兵团的征程走过一战、主宰二战……彪悍的征程扬帆起航。
        ————
        本书是华丽继《红色警戒之民国》、《红警之索马里》、《红警之从废土开始》三本之后,红警基地流小说的第四本,全新的设定,不一样的精彩。
        新书求收藏和推荐票!

  • 拐个鬼差汇通六界

    拐个鬼差汇通六界最新章节

        做微商做到六界。
        嫁男人嫁到地府高级公务员。
        审美疲劳,想调戏男人就跑到修仙界受万人敬仰。
        然而,一日……
        某女:“哇,那个到元神期的修士好帅,想撩……老公你看,是不是?”
        某男笑而不语,第二日跑到楚江王面前调出那人生死簿一笔划下。
        “叫你勾引我女人,今天就死!

  • 少年传奇

    少年传奇最新章节

  • 秦时月下踏九歌

    秦时月下踏九歌最新章节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
        当韩歌被全程划水系统404坑到这个世界,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少司命:京洛雪浅,阡陌千灯,恍然一梦,长歌命中。
        焰灵姬:是不是还没看够?点击加入书架,更多精彩的剧情等你来看哦!

  • 等风等你等婚妆

    等风等你等婚妆最新章节

  • 必有妖孽

    必有妖孽最新章节

  • 罪恶榜

    罪恶榜最新章节

  • 我不想当主角

    我不想当主角最新章节

  • 瓷镇佳人

    瓷镇佳人最新章节

  • 哲学之美

    哲学之美最新章节

  • 最多阅读:总裁大人,体力好!全文阅读理想国全文阅读控场时代全文阅读变身之女神养成计划全文阅读玄界使全文阅读地球传送阵全文阅读盛朝原始剑全文阅读二十五岁的她们全文阅读剑仙荣耀全文阅读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