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医者为王魁星阁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二百零二章 绶参草

类型:都市言情 作品:医者为王 作者:方千金 字数:7794603 编号:1338438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也知道了同樺為什么畢業之后會回到紀王鎮,同樺的家境并不好,不過他本身卻比較爭氣,又湊巧和紀曉東一個村,是紀曉東村子幾年來出的唯一一位大學生。 同樺考上江中市醫學院的時候紀曉東還在江平市十三中學當老師,工資也算可觀,得知同樺考上大學,還贊助了學費,同樺對紀曉東很是感激。 畢業之后,同樺一方面是考慮到家鄉的情況,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報答紀曉東,就直接回了鎮上,在衛生所工作。 聊天的功夫,林源也對紀王鎮衛生所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紀王鎮衛生所每年的經費很是有限,醫生也就三個人,即便是醫術......


    上二章提要:... 當時林源為了確保義診順利,避免一些人因為不能在義診期間接受到治療而有什么想法,因此讓基金會出面,負責幫助一些在義診期間沒有掛到號的人聯系名醫。 當然,基金會出面自然不可能像義診一樣,每個報名的患者都幫他們解決,而是在這些報名的患者中選一些家境困難或者病情比較復雜的。此時他拿著這個文件夾正是徐文斌那邊整理出來的患者名單以及患者的大概情況。 林源一邊看,一邊用筆在上面勾選,這些患者他自然不可能幫忙聯系謝志坤和王成先等人,不過聯系到左益心和顧森全還是可以的,而且過一陣黨少波也會前來,......


    上三章提要:...束,謝志坤這才緩緩開口道:“正如張百成張廳長所說,這一次的義診交流活動絕對是我們杏林界的一大盛事,義診造福于人,但是提升我們的醫術才是造福患者的根本,下面的交流會我們就這兩天義診期間的一些經典案例進行討論和交流,希望能夠讓眾多同仁有著收獲。” 說著話,謝志坤看了看邊上的王成先一眼,王成先緩緩開口道:“下面請江州省中醫藥學會的醫藥代表,江中市中醫院的副主任醫師方宏英方醫生講解第一個病案。” 隨著王成先的話音落下,方宏英緩緩起身,走向主席臺,林源抬頭望去,發現這位方醫生竟然是交流會第一......


    上四章提要:...而且我們給他換的玩具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雙胞胎也有不一樣的地方,更別說玩具。”齊坤平笑呵呵解釋:“孩子的這個病說穿了就是相思病,他心愛的玩具被你們換了,他自己又不會說話,就只能不停的哭。” 孩子的父母面面相覷,這樣也可以。 “這個病不難治,我也不給你們開藥了,你們抱著孩子回去,找到他之前玩的玩具就行,如果孩子換繼續哭,你們再來,我讓小林給你們留了電話,倘若再來進不來給他打電話。” 孩子的父母將信將疑,林源也笑著上前道:“齊老說的沒錯,這就是相思病,孩子沒以前玩的玩具有可能不止一個,你們都找出來讓他挑,他挑到那個不哭了就是那個,倘若覺得玩具破了,你們也不要直接換,慢慢來。”說著話林源那筆寫了自己的電話交給了對方。 目送著孩子的父母抱著孩子離去,林源這才笑著向齊坤平道:“齊老果然醫術精湛,這個病要是換個人還真不見的能診斷出來。” 齊坤平呵呵一笑道:“給孩子看病就要膽大心細,大膽猜想,一一求證,各種可能都不能放過,要知道孩子不會表達,我們只能靠猜測。” 林源點了點頭,表示認可,剛才齊坤平診病,他就在邊上,對齊坤平很是佩服,剛才齊坤平就是一一假設......


    上五章提要:...舊在見證我們的民族,我們這些中醫人責任重大啊,我們不能讓這個見證了我們華夏民族幾千年,守護了我們華夏面子幾千的東西在我們手中丟失。” “人常說,團結就是力量,這一次的活動就是見證,也正是因為我們中醫人的團結,才有這一次的活動,我希望大家在這兩天的義診中盡心盡力,不僅僅是救治患者,同樣也是救治中醫,救治我們自己......” 謝志坤的一席話聽得下面的不少人感慨萬千,一時間整個會廳竟然變得鴉雀無聲。 能參加這一次活動的中醫人,多少都有些功底,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更能從謝志坤的一席話中......


    上六章提要:...喜來登酒店,一間豪華套房內,沈涵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長裙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著白皙修長的**,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絲絲憂愁。 芹姐坐在沈涵的對面,臉上同樣有著愁容,此時房間內也就她們兩個人。 “芹姐,你說沒辦法聯系到這一次活動的負責人?” “沒錯。”芹姐點了點頭道:“我拖了不少關系,甚至聯系了江州省衛生廳的人,奈何衛生廳的人也沒有權利做主,說是想要就診,就必須按照江州新聞上面公布的報名方式報名,而且必須實名制登記,到時候倘若登記的人和就診的人身份不符,是會被取消就診資格的。” “怎么會這樣。”沈涵朱唇輕啟:“要是這樣我們該怎么辦,我不可能實名制登記,到時候前去就診的,倘若能治好還好,要是治不好,我可就徹底沒希望了。” “且不說到時候你的情況會泄露,即便是以你的身份也不可能到現場去就診,你要真去了現場,還不知道鬧出多少事情來。”芹姐也點頭道。 這一次沈涵前來江中,就是為了治療她的怪病,可是她身為公眾人物,根本不可能像其他人一樣前去就診,先不說她的情況不能泄露,即便是不怕泄露,她去了還不引起混亂? “也不知道這一次的活動究竟是誰負責,眼下一點頭緒也沒有。”芹......


    上七章提要:...我的玩笑。”林源笑呵呵的問道:“怎么樣,布置的差不多了吧。” “差不多了。”姜明輝笑著道:“其實也沒什么好布置的,體育場本來就夠大,有著不少場地,到時候義診就在這些場地舉行,幾個大型的足球場和籃球場絕對是夠用了,平常的交流活動可以放在主會場。” 林源跟著姜明輝在體育場轉悠了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體育場他還是第一次來,不過卻對這個地方很滿意,正如姜明輝所說,這兒絕對是足夠用了。 雖說這一次的交流活動有著義診項目,到時候前來診病的患者絕對不少,不過患者再多也要根據醫者的人數來算,......


    上八章提要:...”林源急忙站起身招呼,同時吩咐王占軍上茶,這前來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徐晨堂的兒子,徐青峰的孫子徐文斌。 “林醫生不用麻煩,從現在開始我可不算是客人了。”徐文斌笑著道,他和林源以前有過一面之緣,而且對林源印象不錯,因此在林源面前也沒有擺什么譜。 “雖然不算客人,不過徐少初來乍到,我總要招呼好才是。”林源笑著道:“今晚上順便給徐少接風洗塵。” “一切但憑林醫生吩咐。”徐文斌笑呵呵的道,雖說他這次來算是給林源打下手,前來的時候徐晨堂和徐青峰也千叮嚀萬囑咐,讓他一切聽林源的,不過林源要是真的把他當苦力使喚,他的心中自然不會舒服,眼下林源客氣有加,徐文斌也覺得倍有面子。 眼下基金會確實是確認,林源和徐文斌閑聊了一陣就進入了正題,雖然徐文斌紈绔了一些,畢竟屬于名門出身,見識卻也不凡,笑著向林源問道:“基金會既然打算成立,辦公地點確定了沒有,總不能就在這兒辦公吧?” “定了一間寫字路,正在裝修,過幾天就會弄好,眼下基金會的人不多,很多事情也開展不開,徐少既然來了,就給咱們管賬吧。”林源道。 “哈,我這剛來,林醫生就把財務大權交給了我,我可是亞歷山大啊。”徐文斌笑......


    上九章提要:...龍和金武輝上門,張百成聽了事情的結果,也是一陣頭大,還好金武輝和趙繼龍也知道分寸,果斷退步了,他們真要計較起來,為難的反而是張百成。 “兩個**,不用管他們。”王鵬沖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道:“在江中,愿意結交我的人多的是,再說,不是還有張廳您幫襯嘛?” 張百成無語,王老的這個孫子真是爛泥扶不上墻,有著這么好的出身自己卻不爭氣。 雖然心中無語,張百成嘴上也不好說什么,真要說的多了反而惹得王鵬沖反感,回去歪兩句嘴,對他也沒什么好處,還是早早打發了這個家伙,免得頭疼。 不多會兒,顧......


    上十章提要:...我有什么事?”坐下之后林源就笑問道。 “自然是好事。”趙繼龍呵呵一笑道:“我們聽說林醫生打算創辦一個慈善醫療基金,這不打算給林醫生送錢,不知道林醫生接不接受?” “送錢哪有人不喜歡的?”林源笑呵呵的道:“那我先謝謝趙少和金少了。” “林醫生說著話就見外了。”趙繼龍笑著擺手:“我們和林醫生也算是朋友了,林醫生打算創辦慈善醫療基金,我們自然不能讓姜明輝那小子拔了頭籌,我和武輝商量了,姜明輝那小子出多少,我們就出多少。” 林源大喜,眼下他這邊已經有了兩千萬的資金,加上徐晨堂承......


展开+

    <section ss=”readad”><script src=”|1335|2”></script></section>   以林源對趙全明閆利軍三人的了解,這三人絕對是無利不起早的主,紀王鎮地處偏遠,位于山區,可以說貧困到了極點,在鎮上連一家像樣的賓館都找不到,一路上顛簸起伏,這樣的環境,這三位嬌生慣養的公子哥竟然會前來,要是其中沒有好處,林源打死也不相信。

    可是究竟有什么東西值得這三人前來紀王鎮這樣的地方呢?

    林源一邊想著一邊向同樺問道:“同樺,你們鎮上有沒有什么土特產?”

    “土特產倒是有,不過卻不值什么錢。”同樺道。

    “那么最近有沒有什么事情發生引起外界注意的?”林源問道。

    “沒有啊。”同樺搖了搖頭問道:“你問這個干什么?是不是和趙全明他們有關?”

    “這倒沒有。”林源搖了搖頭道:“人常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我想著你們鎮看有沒有什么值得開發的東西,要是能扶持一兩種土特產,不僅能徹底改善你們鎮的情況,也能長期下去,這樣總比靠單純的扶持要好得多。”

    同樺倒也沒有懷疑,一邊上了床一邊道:“這一點紀老師和我們鎮上的領導也不是沒想過,可是我們鎮上的東西還真沒有值得人投資扶持的,雖然有一兩種土特產,然而在外面根本買不到高價,而且要運出去首先要修路,代價也不小。”

    聽同樺這么說,林源也沒有再問什么,在同樺這兒也問不出什么東西,至于趙全明幾個人的來意,倘若他們不做出什么危害紀王鎮的事情,林源也不想多摻和。

    同樺家門口,趙全明三個人上了車,坐在車上,車子并沒有急著啟動,閆利軍眉頭微皺,輕聲道:“那個林源怎么會在這兒?”

    “我也不清楚。”趙全明搖了搖頭,今晚上他們在紀王鎮同樣沒地方住,趙全明倒是知道同樺的家,因此直接帶著閆利軍和桑田五郎來了,卻沒想到遇到了林源。

    “那個林源會不會知道我們來紀王鎮的目的?”桑田五郎緩緩出聲。

    “應該不會吧。”趙全明道:“這件事如今只有我和軍哥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曉。”

    “也說不準。”閆利軍搖了搖頭道:“桑田君能無意中發現那張照片,林源也不見得沒有可能發現,別忘了他可是醫生,不見得認不出那東西。”

    “那怎么辦,要是林源真的也是沖著那東西來的,我們這一次的事情就不會太順利。”趙全明擔憂的道,通過幾次和林源的交鋒,如今面對林源他還真有些發憷,好像自從認識開始,他面對林源就沒有占過什么便宜。

    “先找地方住下,盡快確認紀王鎮究竟有沒有那東西,一旦確認,就立馬拿下。”閆利軍眼睛一瞇道。

    三個人說著話,司機緩緩開車,開始在附近轉悠,尋找住的地方,整個紀王鎮雖然窮,卻也不是沒有富戶,一開始趙全明選擇同樺家,也只是因為和同樺是同學,既然遇到了林源,他們自然也不想和林源碰到,就在鎮上找一些看上去不錯的房屋。

    晚上十一點,三個人終于找到了一家二層的小樓家庭,給主人家出了一些錢,勉強在村子住下。

    第二天早上林源睜開眼,就已經是早上七點了,同樺還在熟睡,他自己小心翼翼的起了床,走出房門就遇到同樺的母親。

    “小林醒了,怎么不多睡一會兒?”

    “我一直都起床早,睡不著了。”林源笑著道:“阿姨也起來早。”

    “我們也是一樣,幾十年了都是這個點起床,這也是這個季節暫時沒什么活,要是遇到農忙時候,早上還要起來更早。”同樺的母親笑著道,說話的同時端著臉盆給林源打上了洗臉說。

    “謝謝阿姨。”林源接過洗臉盆,道了聲謝,在紀王鎮這樣的地方,并沒有自來水,家家戶戶用的都是地下水,沒有同樺的母親幫忙,他還真不知道在哪兒洗臉。

    林源洗過臉,同樺也揉著眼睛出來了:“林源,你起來真早,怎么不多睡會兒?”

    “你以為人家小林就是你,整天懶的不起床。”同樺的母親笑罵道。

    “這不是衛生所上班晚嘛。”同樺嘿嘿笑道,一邊說著也上前打水洗臉。

    等到同樺洗過臉,同樺的母親已經做好了早飯,同樺的父親也從外面回來了,背上還背著一捆柴禾。

    “同叔叔一大早就出去拾柴?”林源笑著招呼。

    “反正閑著沒事。”同樺的父親放下柴禾,笑著道:“村子距離后山也不遠,也就半個小時的路程。”

    “我們村可沒有通天然氣,做飯燒火用的大都是煤炭和柴禾。”同樺在邊上向林源解釋道。

    林源也不是那種嬌生慣養的富二代,家里也是農村的,自然知道農村人的習性,做飯燒火用煤炭自然是要花錢的,反而是柴禾不用掏錢,特別是靠近大山的地方,山上常年四季都有干枯的樹枝之類的,只要人勤快,這柴禾絕對不缺。

    原本林源問候同樺的父親也只是出于禮貌,并沒有別的意思,隨著同樺父親背上的柴禾扔下,林源正好轉身,眼睛卻無意中在柴禾堆里面發現了一串花藤,幾朵黃中帶白的小黃花還開在花藤上面,不過已經被柴禾弄得有些破敗,不注意還真不容易發現。

    見到那一小串花藤,林源的瞳孔當下就是一縮,急忙彎腰摘了一朵小花放在鼻尖聞了聞,臉上有著動容。

    “林源,你看什么,這是山上的野花。”同樺在邊上道。

    “這種花很多?”林源問道。

    “山上的野花很多,雜七雜八的,各種各樣的都有,我們也不怎么注意,這種花多不多的我們也不操心。”同樺的父親道:“不過每年這個季節,總是能遇到一些。”

    “這種花就在山上?”林源問道。

    “是啊。”同樺的父親點頭:“這花有什么特別的嗎?”

    “這是一種中藥材。”林源笑著道:“我只是沒想到在紀王鎮竟然也有這種藥材。”

    “這是中藥材?”同樺的父親倒是有些意外,不過卻沒有多問,他雖然不懂中醫,卻也知道不少也花野草其實都可以入藥,山上能用來入藥的中藥材其實并不少,前幾年倒也有一些藥材商前來鎮上收野花野草,不過價錢并不怎么高,這幾年甚至都沒人問了。

    見到同樺的父親沒有多問,林源也沒有多說,心中則翻起了巨浪,他怎么也沒想到在紀王鎮竟然能夠遇到綬參草。

    這綬參草確實是一種中藥材,而且還是一種已經被確定滅絕的中藥材。綬參草,味苦寒,可以滋陰益氣,涼血解毒,是中醫上用來治療消渴的良藥,醫藥用途非常廣,只不過這種藥材只有野生藥材藥效比較好,而且生長環境比較苛刻,只能生長在陰涼潮濕,海拔200到2000米的陰坡或者山溝。

    綬參草在清代以前很是常見,不過在民國之后就開始慢慢的減少,建國之后幾乎徹底滅絕,在三十年前是完全滅絕了。

    綬參草的藥用價值很高,滋陰益氣,涼血解毒倒是其次,關鍵是治療消渴的主藥,一些人對于消渴或許不怎么清楚,不知道這是什么病癥,然而說到消渴在西醫中的稱呼,不少人卻并不陌生,消渴又被稱之為糖尿病。

    通俗的說綬參草只治療糖尿病的最佳藥材,除了治療糖尿病,綬參草還對心腦血管疾病有著顯著的療效,當初綬參草還沒有滅絕的時候,已經有國外的醫學專家從綬參草之中提取除了綬參速,研制成了治療糖尿病和心腦血管疾病的特效藥。

    眼下國內乃至全球糖尿病有多么普遍,幾乎不用多說,糖尿病患者的比例每年幾乎都在增加,治療糖尿病和心腦血管疾病的藥物一直都是比較暢銷的,特別是效果好一些的特效藥,有的甚至貴的離譜。

    隨著綬參草的滅絕,那種特效藥早已經沒有了,甚至經過這么多年,很多醫生估計都不認識綬參草這一味中藥材了。

    突然在紀王鎮發現已經滅絕的綬參草,這意義絕對是很大的,這種已經被確定滅絕的中藥材價值絕對是非常高的,要是公布出去,絕對會引起全國乃至全球醫療界的震撼。

    要知道隨著綬參草的滅絕,綬參草的藥用價值比起當初更是提升了不少,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即便是當初綬參草還沒有滅絕的時候在,這一味中藥材都是比較珍貴的,更別說現在。

    趁著同樺父子沒有注意,林源從身上拿出手帕,小心的把一朵小黃花用手帕裝了起來,裝進了口袋中,心中則暗暗猜測,趙全明幾人會不會也是奔著綬參草而來的。

    ps:被第一越拉越遠了,書友們,咱們的人氣可是對方的幾十倍啊,開書到現在一直都是人氣榜前列,在這一次的聯賽作品中更是長期在人氣榜占據第一,可是這聯賽支持票卻讓人心寒,希望書友們動動手指,微信關注“17k小說”,回復《醫者為王》點擊頁面進入聯賽區投票,手機票完全免費,每天都可以投,大家麻煩一下,聯賽還有四天就結束了,這四天是最關鍵的時刻,我們距離冠軍只有一步之遙啊!

    關注官方qq公眾號“” (id:),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小说【《医者为王》】之 第二百零二章 绶参草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方千金】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小说网】的这一本【《医者为王》】之 第二百零二章 绶参草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医者为王》之 第二百零二章 绶参草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方千金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医者为王》之 第二百零二章 绶参草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好,好。”吃驚過后,彭森急忙道:“那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簽合約?” “這樣,我讓人盡快擬定一份合約,合約擬定好之后,倘若彭書記沒有什么意見,隨時都可以簽署,合約簽訂之后,我們第一年的承包費會直接到賬,同時我們心源慈善也會捐贈一百萬用來改善整個紀王鎮的醫療建設,只不過這捐贈的一百萬不會以現金的形式。”林源道。 “好,謝謝您林會長。”彭森一把握住林源的手,感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一年五百萬,再加上一百萬的捐贈,那可是六百萬啊,他們紀王鎮鎮政府的賬戶上什么時候有過這么多錢。 “小紀,你干......


    下二章预览:...完善,對于一些稀有礦產不怎么了解的時候,國外的很多企業都依仗著先知先覺和先進的技術在國內以投資為名,占據土地資源,占據礦產,自己開發,最后鬧騰起來,大多時候其實也是不了了之。 “桑田先生說笑了。”閆利軍笑呵呵的道:“能給桑田先生幫忙是我的榮幸,既然桑田先生說了不惜一切代價,那么事情就好辦了,我們可以再拿出一些資金投資,平潭縣不行就直接投資江平市,到時候絕對有人會幫著桑田先生出頭。” “好,既然如此我就拿出一個億。”桑田五郎沉吟了一下道,一個億眼下幾乎是他的極限了,畢竟他并不是微冷的......


    下三章预览:...件,這一百萬該怎么用,大家都發表一下看法。” 這一次的會議是心源慈善成立之后的第一次會議,雖然援助資金并不多,只有一百萬,但是在場的每個人都不敢怠慢。 這一次的資金雖少,但是卻是考驗大家的時候,在坐的眾人都明白,今天他們在會議上的表現絕對是進入心源慈善之后給林源第一次留印象的時候,這個印象將決定他們以后在心源慈善的地位。 “我覺得直接幫助紀王鎮建一個鎮醫院,一個鎮醫院一百萬絕對夠了,我們能做的也就是給他們開一個好頭,不可能一直無償的幫助......”歐陽晨第一個發表看法。 “......


    下四章预览:...有再搭理劉金良,而是笑著向齊新來和齊雨萌道:“齊叔叔,雨萌,我過來敬杯酒,沒有打擾你們吧?” “沒有,怎么會?”齊新來急忙笑道,心中也同時松了一口氣,剛才他和劉金良幾乎已經鬧得有些僵持了,若不是林源此時劉金良或許已經甩袖走人了,可以說林源來的簡直太是時候了。 邊上原本陪著笑的劉金良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在了臉上,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額頭上已經有密密麻麻的汗珠滲了出來。 對于林源,劉金良自然不陌生,事實上他之前原本是林源正氣堂附近明韋區工商局的科長,當時林源的正氣堂開業他還去找過麻煩,也正是因為招惹了林源,他才在明韋區混不下去,走動了不少關系,調到了市局。 雖然距離當時的事情已經過了不少時間,然而劉金良對林源依舊記憶猶新,這位爺的來頭可不小,他好不容易躲開對方,沒想到這一次又撞到槍口了。 此時的劉金良對齊新來簡直是恨到了極點,你說你既然認識林醫生,為嘛又找自己這么一個小科長,有林醫生罩著,在江中市幾乎可以橫著走了,這簡直就是麻子不是麻子是坑人。 “劉科,不知道我有沒有榮幸請您喝酒?” 和齊新來齊雨萌打過招呼,林源這才再一次笑吟吟的看向劉金良問道。 ......


    下五章预览:...考察的,聽說了老爺子您的事情,我很是敬佩,冒昧登門拜訪。” “你就是江中的那個林源?”關昌盛竟然知道林源,聽到林源的自我介紹,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源,驚訝的出聲問道。 “老爺子也知道我?”林源也同樣吃驚不小。 “知道,知道。”關昌盛臉上的笑容更勝,急忙道:“快里面坐,前一段時間江中市的義診交流會我可是聽說過的,要不是這邊太忙,我也去了。” 得知了林源的身份,關昌盛顯得很是熱情,一邊親自給林源和宋小萌泡茶一邊道:“江中市的那一次義診很不錯,很有意義,當時義診的醫案記錄出版后我......


    下六章预览:...看著桑田次熊道歉,吳應輝心中也微微有些暗爽,自從桑田正五住進醫院這么一段時間,他可是沒少看桑田次熊的臉色。 田淵博和程建勛兩人進了急救室,仔細的檢查了桑田正五的情況,程建輝更是詳細的查看了關于桑田正五的檢驗報告和會診結果,這才向田淵博道:“田老,患者的情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復雜,比起黨學林當初的情況不遑多讓。” “是啊。”田淵博點了點頭:“要說唯一比較欣慰的就是患者的身體體質比起黨學林要強一些,我們這邊能拖延的時間也能長一些,不過還是要請小林過來,沒有兩種極致針法配合,這個手術依然難度不小。” 程建勛深以為然,在遇到林源之前,其實他對中醫的針灸一直保持著客觀態度,不怎么喜歡,卻也不怎么反感,而且他之前也做過不少心腦方面的手術,也沒有過中醫大夫參與,可是自從和林源合作之后,他幾乎對林源產生了依賴。 無論是在黨學林的手術中,還是在孫建英的手術中,主刀的自然依舊是程建勛,可是有著林源輔助,手術的難度幾乎降低了不少,風險也降低了不少,到了現在林源對程建勛甚至有了一種心理方面的安慰,好像只要林源在邊上,即便是什么也不做,程建勛也能保持很好的狀態,輕裝上陣,甚至在手術的時候......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急著下結論,可以過去先看看情況,無論能不能治好,我們都萬分感激。” 說著話桑田次熊對著林源就是一個深深的鞠躬,桑田五郎見狀也急忙彎腰行禮,不得不說在能屈能伸這一點上日本人很有天賦。 林源不避不讓,等著桑田次熊父子直起身子,這才道:“桑田先生,您不用多說,這件事我是愛莫能助,你們請回吧。” “林醫生,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結,無論之前犬子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這一次我都是很真誠的......” “桑田先生,我們中國還有句古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怕直說,我對日本人沒什么好感,請回。”林源直接冷冷的打斷。 真要說起來,林源也確實算是半個憤青,對日本人也著實沒什么好感,不過若是換一個日本人,他也不會如此不客氣,只不過對于桑田五郎父子,他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 聽到林源如此直言不諱的話,桑田次熊的臉色就是一變,桑田五郎更是臉色鐵青,伸手一指林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倒是很想嘗一嘗所謂的罰酒。”林源淡淡的看了一眼桑田五郎道:“請回吧,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我都接著,至于冤家宜解不宜結,我覺得沒什么必要。” “你找死。”桑田五郎怒喝一聲,直......


    下九章预览:...苦笑一聲道:“林醫生,您又是何必呢,其實這件事我出面最好不過,畢竟我現在也算是閑散在家,可是你的背后卻有心源慈善,我要站出來,桑田次熊也就失去了攻擊目標,等這件事的風頭過了,事情也就平息了。” “程醫生,事情沒有您想的那么簡單,桑田正五去世,桑田次熊已經把責任全部怪到了我的頭上,即便是您站出去,他們也不可能這么簡單的放過我。”林源道。 “林醫生,我有分寸,您就不用操心了。”程建勛呵呵一笑,心中更是覺得溫暖。 “程醫生,過來一起吃個飯,我們當面談吧,田老也會過來,這件事我們再商......


    下十章预览:...了。”林源苦笑一聲,他明白董海雄的意思,要是實在扛不住,或許沙洲省會讓他出面道歉,至于道歉的底線是什么這個就不好說了。 和董海雄閑聊了兩句,林源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心中不免有些欣慰,自己在江中這么長時間,好歹還算交了幾個不錯的朋友。這一次金武輝和趙繼龍三人前來,其實也幫不上多大的忙,但是他們三人能來,林源還是很感動的。 在房間呆了一會兒,林源有些無聊,索性出了房間,就在酒店外面的廣場上溜達,今天的天氣難得很晴朗,而且空氣不錯,天空中繁星點點。 林源摸了一根香煙點上,一邊看著......


    本章提要    <section ss=”readad”><script src=”|1335|2”></script></section>   以林源對趙全明閆利軍三人的了解,這三人絕對是無利不起早的主,紀王鎮地處偏遠,位于山區,可以說貧困到了極點,在鎮上連一家像樣的賓館都找不到,一路上顛簸起伏,這樣的環境,這三位嬌生慣養的公子哥竟然會前來,要是其中沒有好處,林源打死也不相信。

        可是究竟有什么東西值得這三人前來紀王鎮這樣的地方呢?

        林源一邊想著一邊向同樺問道:“同樺,你們鎮上有沒有什么土特產?”

        “土特產倒是有,不過卻不值什么錢。”同樺道。

        “那么最近有沒有什么事情發生引起外界注意的?”林源問道。

        “沒有啊。”同樺搖了搖頭問道:“你問這個干什么?是不是和趙全明他們有關?”

        “這倒沒有。”林源搖了搖頭道:“人常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我想著你們鎮看有沒有什么值得開發的東西,要是能扶持一兩種土特產,不僅能徹底改善你們鎮的情況,也能長期下去,這樣總比靠單純的扶持要好得多。”

        同樺倒也沒有懷疑,一邊上了床一邊道:“這一點紀老師和我們鎮上的領導也不是沒想過,可是我們鎮上的東西還真沒有值得人投資扶持的,雖然有一兩種土特產,然而在外面根本買不到高價,而且要運出去首先要修路,代價也不小。”

        聽同樺這么說,林源也沒有再問什么,在同樺這兒也問不出什么東西,至于趙全明幾個人的來意,倘若他們不做出什么危害紀王鎮的事情,林源也不想多摻和。

        同樺家門口,趙全明三個人上了車,坐在車上,車子并沒有急著啟動,閆利軍眉頭微皺,輕聲道:“那個林源怎么會在這兒?”

        “我也不清楚。”趙全明搖了搖頭,今晚上他們在紀王鎮同樣沒地方住,趙全明倒是知道同樺的家,因此直接帶著閆利軍和桑田五郎來了,卻沒想到遇到了林源。

        “那個林源會不會知道我們來紀王鎮的目的?”桑田五郎緩緩出聲。

        “應該不會吧。”趙全明道:“這件事如今只有我和軍哥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曉。”

        “也說不準。”閆利軍搖了搖頭道:“桑田君能無意中發現那張照片,林源也不見得沒有可能發現,別忘了他可是醫生,不見得認不出那東西。”

        “那怎么辦,要是林源真的也是沖著那東西來的,我們這一次的事情就不會太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医者为王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二百零二章 绶参草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至尊古魔

    至尊古魔最新章节

        【火爆玄幻】少年李峰,获古魔传承,战九天十地无数天才,一路碾压,成就古魔之凶名!    拥有最强修魔体质,踩最狠的敌人!    读者群 180058533(欢迎加入!)

  • 幻华之月"→放图用√

    幻华之月"→放图用√最新章节

        全部都是图片呦!!QAQ
        是用来打广告的东西....((啥?
        凛在鲜网的同名小图专栏正在参加小图大赏中~
        有兴趣的人们请去那里看看吧!!
        ((恳求各位的票票中

  • 医毒双绝:废材太子妃

    医毒双绝:废材太子妃最新章节

        神仙见到也抖三抖的变态魔君是么?呵呵,姐一见面就摸光了他!
        太子妃么?呵呵...姐才不稀罕!什么劳什子太子来一次姐撵一次!
        花倾城,医学界的天才,毒的祖宗,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冷面杀手。上辈子祖坟冒青烟,一朝穿越成丑的天怒人怨惨绝人寰鬼哭狼嚎的废材,还碰到个美到冒泡变态加腹黑的妖孽...
        没事,他变态她比她更变态!
        当妖孽化身为大灰狼的时候,花倾城怕他,躲他,逃避他!
        当妖孽化身为小正太的时候,花倾城欺他,压他,蹂躏他!
        当腹黑遇上变态,谁更胜一筹?看她如何异世力挽狂澜,强势归来!

  • 圣杯战场

    圣杯战场最新章节

        动荡的时期,动荡的世界,造就了一个又一个让人敬仰的英雄。而在和平的时期,英雄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怎么可能!英雄的灵魂,注定了他们无论生活在怎样的日子里,他们都会让自己的一生绽放光彩,那些英雄总能在各种逆境中,改变这个世界的诸多。而在这个和平的时代,那些英雄们,通过圣杯战场,与来自不同时代,不同世界的英雄一起,书写了属于他们的光辉篇章!不仅仅是型月世界,来自各种各样的世界的从者,在圣杯战场中等待着一个跟他们合得来的master。

  • 十年磨一贱

    十年磨一贱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到了历史上最禽兽的王朝,每天糟心事儿一堆不说,还有个拖油瓶在腿边纠缠。
        遇到温温婉婉绿茶婊怎么破?一记耳光保证你只撞南墙不回头,从此安分守己,作风正!
        当朝皇帝糊涂平庸做何解?一番洗脑管教你学得忘我发光,于汪洋学海中策马奔腾!
        手下士兵好吃懒做如何治?吹个号角号召众人:集合,不老实就拿小拳拳捶你!
        ……
        本王妃心好累!
        “爱妃,本王要同你谈个恋爱!”
        谈你妹的恋爱,劳资不谈了,烦!

  • 红楼梦之丧尸围城

    红楼梦之丧尸围城最新章节

        黛玉是女神,Alice也是女神,干脆合体一起打丧尸好了~
        另外,我很喜欢宝玉。宝玉是真正勇敢的男孩子,些微毛病,也只是贵族男孩难免的习气,本质上,他是一个最勇敢、最回归本心的人,只是遇到黛玉前,他还没有找到方向。
        宝黛CP的可贵,就在于这种灵魂的匹配,soulmate;黛玉的成长,是外在的,如天空中的北斗星,一步步指引着宝玉的方向;宝玉的成长,却是内在的,他一点点靠近黑暗中唯一的指引,正要成为一个男人。
        然后一切都毁灭了。
        包括探春、晴雯、凤姐,那些对这个世界的异变流毒,向那些丧尸一样活着的人,狠狠砸下、身手不凡的女孩子们,都毁灭了。
        很不爽。看不到更改结局的可能,就让过程更爽吧~

  • 网游之重夺天下

    网游之重夺天下最新章节

        游戏王者重新回到了游戏开服的时候,依然坚守的兄弟,所有游戏的荣耀,这一次,没人可以阻止我登上王座。

  • 你算哪只小狼狗

    你算哪只小狼狗最新章节

  • 诸天圣尊

    诸天圣尊最新章节

        镇魂铃,镇世间灵!炼万魂!圣魂之力,湮灭苍茫寰宇!刀道通玄化圣,一刀之威,斩却亘古岁月!归墟圣体,可轮回诸天万界!

  • 亡灵邮差

    亡灵邮差最新章节

  • 庶女皇后

    庶女皇后最新章节

  • 深夜阴阳师

    深夜阴阳师最新章节

        一个神秘的精神病人,

  • 死神转世

    死神转世最新章节

  • 最多阅读:星晨的短诗集全文阅读武傲九霄全文阅读寒天帝全文阅读绝世战魂全文阅读三国笑冒牌诸葛全文阅读相忘江湖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主宰全文阅读大端剑全文阅读冠军我的梦全文阅读 好看的都市言情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