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药膳丫鬟有点甜魁星阁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八章 生离死别

类型:其他类型 作品:药膳丫鬟有点甜 作者:阿绮大人 字数:62516 编号:29632036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捞了出来…… 白泽:“……” 系统1号:“……” 俩小太监:“……” 他们威风凛凛的女帝,横抱起全身赤裸了白泽,手还鸡贼的在他腰上捏了一把。 不等白泽反应,她就看向两个小太监:“孤的戒指掉下去了,你们下水给找出来。” 小太监们面色一僵,不为所动。 颜幼凉凉一笑:“你们敢抗旨不遵?”冰冷的煞气从她周身漫出。 两个小太监面色僵硬的下了水,在热气腾腾的药浴中颤抖着摸索。 白泽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他分明看见颜幼并未戴戒指。 “请君上将臣放下......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颜幼邪魅的笑了:“你学我做什么,做内奸很危险的,就你这张扑克脸,去了铁定露馅。”

    邪离似乎鄙夷的斜睇了她一眼,道:“可在下觉得,君上更不靠谱。”

    颜幼:“……?”

    “君上话太多、太欠,容易被敌军公报私仇。”邪离持起了长剑,走在了她的前面。

    颜幼:“……”看看,这是人说的话嘛?!

    二人一路披荆斩棘,顺利潜入了敌军内部。

    南陵军末,果真是那位“神医”在给伤员包扎医治。

    颜幼唇角溢出得逞的奸笑:“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当她准备下手时,却见一个着了紫铠的南陵军,向神医走去。

    邪离将她拽回了营帐后,一同观察。

    着了紫铠的南陵军,眉目相当惊艳,一双邪魅的桃花目,看向神医时,尽是深情缱绻。

    颜幼呆怔在了原地。

    S……是S吗?

    即使对他的脸十分陌生,可他的一举一动,气质等方面,都那样的熟悉。

    他……是不是,以前也这样对她笑呢……

    邪离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让她从神游中挣脱。

    “君上,绑了那女子的计划行不通了,那艾斯将她保护的太好,护卫层层包围,根本不能出去……”邪离在她耳旁轻声说。

    那么,就只有,凭运气将她杀了。

    神医若不死,那北渊就永无胜利之日,会有更多的生命逝去。

    邪离按计划去将S引开,颜幼则装成伤员,摇摇欲坠的向神医前去。

    神医性子很温柔,将她扶住,为颜幼检查伤势。

    当神医将颜幼脸上的血污拭去后,她顿时花容失色,因为颜幼的脸有五分和她相像,比她更为惊艳精致,在军营中,她从未见过如此俏丽的人儿。

    颜幼眼中寒光一闪,袖中刀片疾速戳向神医喉咙。

    只听“叮——”的一声,一枚掷来的短剑崩开了颜幼手里的刀片,也割伤了她的手。

    S立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她。

    下一瞬,他就到了她的身后,欲要生擒她,却被她闪躲了去。几招相碰,颜幼和S同时往后踉跄了一步。

    S邪魅一笑,嘲讽道:“女帝这招东施效颦,用的甚好。”

    上次见面,他就是混在她的队伍里,伺机行动。

    颜幼笑着回敬:“过奖过奖,论阴险,绝无S军师这般娴熟。”

    S步步紧逼:“那既然来了,就不必走了……”他怀中的枪已经掏出,并指向了她。

    颜幼从不畏枪,她是在真枪弹雨中磨砺出的杀胚,一把手枪,还是要不了她的命的。

    但,周围的士兵,将她团团包围住,将枪支指向了她。

    她几乎插翅难逃,就算逃出,也难免重创。

    “对了,你的同伙,跑的可真快,演的也十分好,若非本座同锦明的心意相连,现下你应该已经得手了……”S道。

    锦明……是那位神医的名字……

    S忽然不说话了,因为,他的脊背后面,被人抵了一把枪。

    邪离……

    颜幼惊讶的睁大了眸子,就连她,也没有觉察到邪离的气息。

    “放了她,不然要了你的狗命。”邪离冰冷的、言简意赅的道。

    S想反击,却见邪离直接开了一枪,在他的心脏旁处,鲜血瞬间蔓染了铠甲下的衣襟。

    S不敢轻易动弹了,那小子来真格的,十分明了的告诉他,下一枪就是他的心脏。

    待到侍卫们收了枪,邪离叫颜幼快走。

    颜幼踌躇了一下,她明白,等她走了,他很难冲出重围。

    他冲她对了个口型,大意是……请信我。

    信他……让她如何信他……

    颜幼忽然被一股凭空的力,给推向远处,她回眸,对上了邪离的眸子。

    一眼万年。

    刺杀失败,夜里歇战休息。

    北渊国营帐内。

    颜幼将手中写的密密麻麻的宣纸按在桌上,将领云里雾里,疑惑道:“这些……奇怪的文字,是……?”

    自然是数学及物理公式。

    颜幼不作解释,道:“敌军阵营的背后,是山脊悬崖,在我所标注的岩石处,将其准确无疑的凿开,懂吗?”

    将领立即遣人去办。

    正当颜幼万般疲惫时,一个侍卫冲了进来,道:“邪离回来了!”

    是她叮嘱说,时刻注意邪离何时归来。

    她猛地清醒,站了起来。

    只见邪离伸手撩开了营帐的门帘,他的脸上毫发无伤,脱了铠甲的身上,却层层的裹满了绷带,还在往外渗血。

    是一个御医扶着他入内觐见的,否则,他现在一定重伤难动。

    御医愁眉不展:“他的身上至少受了十几枪,虽不及要害,但在麻药匮乏的情况下,取出铁块……十分熬人。”

    颜幼皱眉:“还未取出?”

    御医瑟瑟发抖:“没有……臣、臣怕太过疼痛,会要了他的性命……”

    邪离冷淡出声:“无碍,在下自己取出就可,不必劳烦大人。”

    自己取?

    这可是开玩笑的?

    自己挖开血肉,去取子弹?

    颜幼复问一遍:“还有多少麻药?”

    御医擦擦冷汗,道:“没有了……旁边营帐的伤员,已经痛到休克了……他们仅中了两三枪而已……”

    “……”颜幼上前扶住邪离,让御医退下了。

    她把所有人遣走,从桌子下抠出了一个药箱,让他端坐在自己的木椅上。

    “怎么出来的?”颜幼给他剪开身上的绷带,沉声问。

    邪离轻描淡写:“冲出来的,并无他法。”顺便杀了几十个人,他并未说。

    颜幼的动作猛的一滞。

    揭开了绷带,他的胸口处,是剑伤,且是一剑贯胸。

    白泽之前,就是为她挡了这样一剑。

    邪离似乎感受到她的错愕,冷声道:“几日前在战场上受的伤,现在能好一些了。”

    好一些?

    因为过度的打杀,伤口不仅没有结痂,还裂的更大了。又因天气炎热,药材匮乏,已经开始发炎了。

    “你是傻子么?”颜幼触怒,“受了这样重的伤,还上战场,还跟我去冒险?你到底拿没拿自己的命当回事?你的家人可还在家等你呢!”

    邪离沉默了一会,沉声道:“父母前些年双亡,仅有家妻等候。”

    家妻……他成亲了……?

    不知为何,颜幼的心里闪过一丝落寞。

    当她将所有的绷带拆下,他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

    疏处两三枪,密处五六枪,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鲜血盖住了原来的伤痕,新伤旧伤交错纵横,令人倒抽一口凉气。

    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颜幼小心翼翼的给他剔出了十六颗子弹,他虽面无表情、一声不吭,但淋漓的冷汗暴露了他的痛楚。

    “君上……可有在意的人?”包扎的时候,邪离忽然问道。

    在意的人?……

    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闪过的并非是S,而是白泽。

    她放荡不羁的一笑:“自然没有。”有了在意的人,就会有弱点,我所在意的人就会陷入困境。

    这是她上一世的思维,有人一直这样教她。

    他似乎有些失神:“是么……”

    颜幼漫不经心的回问:“你很爱你的妻子吧?”

    邪离眼中蒙过一层寒雾,并未回答。

    颜幼麻利的去将自己的地铺给铺好,并扶邪离躺下,派了人去给他熬消炎的药。

    她寸步不离的守着他,手里还攥着军事用图,看的认真。

    邪离一口气喝完了药,就从她的手里抽走了军事图,道:“君上也歇歇吧,眼睛都熬红了。别怕,在下一直陪着君上。有事一起扛。”

    颜幼听了,竟然乖乖的在他身边躺下了,和在同一床薄被里,淡淡的血味和药味,像前几日夜里,她躺在白泽身边一样。

    她竟安心的睡着了,一觉到天明。

    次日清晨,敌军阵营发来求和书。

    据说他们发生了无雨泥石流,死伤惨重,像是上天在告诫他们,莫要进犯北渊国。

    颜幼被邀前去签求和书。

    邪离不知怎的竟伸手拉住了她。

    颜幼回眸看他,他默了一下,虽然冷漠,但似乎带了些担忧,道:“请让在下去护君上安危。”

    他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

    颜幼顾及他的伤势,但他执意要去,她拗不过他,只得允了。

    两国商量签约之地,是矮坡上的一个空旷兵营,在门口处,颜幼定住了脚步,她嗅到了淡淡的……火药味。

    南陵使者问:“怎么了?”

    消失良久的系统1号在紧急的嗡动:别进去,S根本没来!快跑!!

    话音刚落,只见眼前乍现刺目白光和灼热,在她反应不及时,一个身影将她牢牢抱住,滚下了山坡。

    爆炸激起的热浪灼伤了她的前额,脑子里一阵长鸣。

    不知昏迷了多久,颜幼是被雨水浇醒的。

    眼前是邪离那张白嫩的脸……哦不,准确而言,是一张残挂的人皮面具。

    地上,是淋漓的鲜血,向着树林方向蔓延,在一个角落没了踪迹,或许是被雨水冲没的。

    似曾相识的场景。

    不同的是,前一世,S是为了护她。

    这一世,是S为了杀她,重创了另一个人。

    而那个人,是戴着人皮面具的邪离。

    既然是为了护她,何必要掩饰自己的脸?

    不多一会儿,她就被北渊的士兵搜寻到,她出动人力搜查了整片地区,并未发现邪离的踪迹。


小说【《药膳丫鬟有点甜》】之 第八章 生离死别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阿绮大人】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小说网】的这一本【《药膳丫鬟有点甜》】之 第八章 生离死别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药膳丫鬟有点甜》之 第八章 生离死别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阿绮大人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药膳丫鬟有点甜》之 第八章 生离死别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颜幼邪魅的笑了:“你学我做什么,做内奸很危险的,就你这张扑克脸,去了铁定露馅。”

        邪离似乎鄙夷的斜睇了她一眼,道:“可在下觉得,君上更不靠谱。”

        颜幼:“……?”

        “君上话太多、太欠,容易被敌军公报私仇。”邪离持起了长剑,走在了她的前面。

        颜幼:“……”看看,这是人说的话嘛?!

        二人一路披荆斩棘,顺利潜入了敌军内部。

        南陵军末,果真是那位“神医”在给伤员包扎医治。

        颜幼唇角溢出得逞的奸笑:“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当她准备下手时,却见一个着了紫铠的南陵军,向神医走去。

        邪离将她拽回了营帐后,一同观察。

        着了紫铠的南陵军,眉目相当惊艳,一双邪魅的桃花目,看向神医时,尽是深情缱绻。

        颜幼呆怔在了原地。

        S……是S吗?

        即使对他的脸十分陌生,可他的一举一动,气质等方面,都那样的熟悉。

        他……是不是,以前也这样对她笑呢……

        邪离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让她从神游中挣脱。

        “君上,绑了那女子的计划行不通了,那艾斯将她保护的太好,护卫层层包围,根本不能出去……”邪离在她耳旁轻声说。

        那么,就只有,凭运气将她杀了。

        神医若不死,那北渊就永无胜利之日,会有更多的生命逝去。

        邪离按计划去将S引开,颜幼则装成伤员,摇摇欲坠的向神医前去。

        神医性子很温柔,将她扶住,为颜幼检查伤势。

        当神医将颜幼脸上的血污拭去后,她顿时花容失色,因为颜幼的脸有五分和她相像,比她更为惊艳精致,在军营中,她从未见过如此俏丽的人儿。

        颜幼眼中寒光一闪,袖中刀片疾速戳向神医喉咙。

        只听“叮——”的一声,一枚掷来的短剑崩开了颜幼手里的刀片,也割伤了她的手。

        S立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她。

        下一瞬,他就到了她的身后,欲要生擒她,却被她闪躲了去。几招相碰,颜幼和S同时往后踉跄了一步。

        S邪魅一笑,嘲讽道:“女帝这招东施效颦,用的甚好。”

        上次见面,他就是混在她的队伍里,伺机行动。

        颜幼笑着回敬:“过奖过奖,论阴险,绝无S军师这般娴熟。”

        S步步紧逼:“那既然来了,就不必走了……”他怀中的枪已经掏出,并指向了她。

        颜幼从不畏枪,她是在真枪弹雨中磨砺出的杀胚,一把手枪,还是要不了她的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药膳丫鬟有点甜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八章 生离死别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佳肴记

    佳肴记最新章节

        周佳肴被嗜赌的舅妈推了一下,两眼一翻成了鬼。她百思不得其解,她活着的时候,好歹也是个喜欢打抱不平,见义勇为的好人,这样的人死了以后不是该上天堂的吗?怎么她死了以后却下地狱了呢?什么?你说抓错了?纳尼?再也回不去了?周佳肴仰天长啸,我的私房菜馆怎么办?我的爱情怎么办?阎王爷发话了,一切好商量。周佳肴望着小心翼翼赔着笑的阎王爷,开始了算计。重生可以,我有条件!我要金手指!我要发家致富!我要一生只爱我一个的有情郎!(本文是种田文,加入适量宅斗,架空历史。恕恕有百万完结小说,坑品有保证哦。)

  • 前朝女君

    前朝女君最新章节

  • 穿梭在电影世界

    穿梭在电影世界最新章节

        某少女在电影世界,收蜘蛛侠当小弟,和钢铁侠做朋友,拳打雷神,脚踢绿巨人,联合x战警,一起拯救世界的故事。
        PS:本书q群:345255862
        本书女主不嫁人!是变身文,坑甚大,请谨慎入内。
        如有:骂娘、不爽、恶心、狂怒、等负面状态请自己负责,本人概不负责。
        本书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 奇迹战界

    奇迹战界最新章节

  • 豪门狂婿

    豪门狂婿最新章节

        父亲被害,他入赘三年,受尽冷嘲热讽,却对她百般温柔,两个人相互扶持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张洛也完成了自己的愿望。

  • 皇叔宠我入骨

    皇叔宠我入骨最新章节

        重生后的虞清欢觉得,埋头苦干不如抱人大腿,第一次见到长孙焘,她就掷地有声地宣誓:“我要做你心尖尖上的人。”
        大秦最有权势的王不屑:“做本王的女人,要配得上本王才行。”
        结果,虞清欢还没勾勾小指头,某人就把她宠成京城里最嚣张的王妃,连皇后都要忌惮三分。
        虞清欢:夫君,虞家的人欺负我。
        长孙焘:虞相,我们谈谈。
        虞清欢:夫君,皇后娘娘凶我。
        长孙焘:皇嫂,你放肆了。
        虞清欢:夫君,有人觊觎你的美色。
        长孙焘:小欢欢乖,让本王进屋给你跪钉子。

  • 西游之神级熊孩子

    西游之神级熊孩子最新章节

        穿越到西游世界,成为三界第一熊孩子红孩儿。
        七大圣:干儿子,妖界之王的位置我们给你预定了;
        嫦娥:臭弟弟,想要娶我,彩礼够吗?
        七仙女:嫦娥有什么好的,我们不要彩礼,只等你长大;
        哪吒:虽然都是熊孩子,但我的淘气程度不及你万分之一;
        玉皇大帝:我历经一亿三千二百劫,才成就玉皇大帝之位。本以为功德圆满,没想到你才是我命中最大的劫数;
        红孩儿:等我长大,一定很乖。
        但我现在,还只是个孩子啊!!!

  • 逐鹿仙途

    逐鹿仙途最新章节

  • 嫡女重生:捡个储君做夫君

    嫡女重生:捡个储君做夫君最新章节

  • 灵域

    灵域最新章节

        一次天命的抉择,一次又一次惊险的任务。只为荣耀而战!

  • 震惊!我的女儿是女帝

    震惊!我的女儿是女帝最新章节

        穿越异界大陆,林长风有个亲生女儿。
        就在十岁这天,林月曦突然觉醒了前世记忆。
        她竟是忘情女帝转世,一生只修太上忘情之道,讲究斩断因果,心无牵挂。
        “区区一个凡人怎配为我忘情女帝的父亲!”
        “阻我道者,杀!
        不过渐渐地林月曦却发现自己的父亲竟没有那么简单……

  • 男主是个吸血鬼

    男主是个吸血鬼最新章节

  • 重生之归位

    重生之归位最新章节

        两家婴儿抱错,琼娘崔家商户女错位成了柳家官宦千金,奈何昏头要强,用力过猛,落的孑然一身的凄惨下场,重生一世看她如何霸气争夺夫君,女配???她算什么

  • 画堂春暖

    画堂春暖最新章节

  • 嫡女仙途

    嫡女仙途最新章节

  • 一念沉沙

    一念沉沙最新章节

  • 最多阅读:天幕神捕全文阅读村医兵王俏总裁全文阅读三界圣子全文阅读灵契之主全文阅读豪门团宠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救赎之翼全文阅读捡到一个小药精全文阅读重生八零之恶女归来全文阅读锦衣卫大人今天告白了吗全文阅读 好看的其他类型排行榜完本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