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娇鸾入堂魁星阁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你可以选择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二章 木锦

类型:其他类型 作品:娇鸾入堂 作者:九鹭非香 字数:27636 编号:29631948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一章提要:......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小说【《娇鸾入堂》】之 第二章 木锦是不是有一种激昂的感觉在澎湃 作者【九鹭非香】没日没夜精心构思的经典优秀作品 【魁星阁小说网】的这一本【《娇鸾入堂》】之 第二章 木锦是给力网友自发转载作品 《娇鸾入堂》之 第二章 木锦书看到这儿了佩服不佩服咱们的作者九鹭非香当然了最优秀的应该是您才对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这本小说还有资格入您的法眼吗《娇鸾入堂》之 第二章 木锦要是还不错的话可一定不要吝啬您的正版支持啊!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得他心间一片柔软,然而又倏地酸涩。

        这百年时间过得空寂,青竹峰上只余一棵快枯死的桃树,和一张断了弦的残琴,他日日闭关,潜心修炼术法,再不曾让自己受过那样的重伤,只是这般努力到底为何,他也说不清楚。他想护着的想等的那个人,或许再也不会出现了。

        点了灯,坐于书桌旁,他提笔欲画些什么,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什么也画不出来,唯有放下笔,静静走出屋外,望着那株桃花与残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站了一天一夜也浑然不知。

        “哎呀,好个清绝的人儿。”一声惊叹蓦地出现在青竹峰之上,木锦转眼看去,是个身着蓝衣手握君子扇的男子。他兴趣勃勃的打量了木锦两眼,“以你的修为已可成仙,为何还要留在下界。”

        木锦疑惑:“你是?”

        “小神敖信,路过此地,感觉下界有股清绝之气,一时好奇便来看看。没想到竟还真让小神看见个有趣的人。”

        木锦对他点了点头:“神君可要进屋坐坐?”

        敖信又上下打量了木锦两眼:“我倒为何还只是个凡人呢,原来是没有渡劫飞升啊!以你的能力飞升为仙应当不是难事,你莫不是为找到劫数吧?”

        木锦笑了笑,浅浅摇头。

        “既然你我有缘,小神便指点你一下。”敖信掐指算了算,忽然笑了,“这个劫数倒是有意思,你且把那副琴毁了,毁了便能渡劫了。”敖信说完,暗自嘀咕了一句,“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劫数。”

        木锦仍是摇头。敖信奇怪的望着他。

        木锦道:“这劫不渡也罢。”

        “嘿!”敖信笑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为了一把琴放弃飞升。以你现在这模样,若不渡劫顶多再有二十年寿命。”

        木锦望着那琴发了会儿呆道:“宁弃千年修为,宁不飞升为仙,不毁此琴。”

        看见木锦的神情,敖信微微一怔,一时竟没能分辨出他到底说的是不毁此琴亦或是不悔此情。

        “神君好意,木锦心领,只是……你若想留下来,木锦只能招待杯清茶,你若想走,恕木锦不远送了。”

        敖信挑了挑眉气恼的拂袖而去:“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或许只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对他而言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歹罢了。

        *

        不知是第几次午夜梦回,总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软软的叫着“师父”“师父”唤


展开+

操作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娇鸾入堂小说目录,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按 Ctrl+D 收藏 第二章 木锦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展开+
  • 硬汉出柙系列-月凌情(转)

    硬汉出柙系列-月凌情(转)最新章节

        情人太狠
        自己送上门的女人不少,
        但是,
        她是唯一让他动心的,
        不过,
        对她的喜欢,
        还不足以让他娶她,
        他只要她当他的女人,
        为他奉献身心,
        为他孕育孩子┅┅
        当一切都照著他的计画进行时,
        他才发现??
        她,竟是他仇人的女儿┅┅
        恶夫太狂
        巨型广告看板上,
        她在风中漫舞的美丽身影,
        强烈撼动他的心魂,
        从不曾有过这样的冲动,
        他坚决地下令--
        他要她!
        「你实在不该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她不驯的拒绝,
        激起他更强烈要独占她的决心,
        为了得到她,
        他可以不择手段,
        就算是要囚禁她、让她恨他,
        他也不在乎┅┅
        王子太野
        庙祝爷爷跟她说,
        今生的苦难都是菩萨对她的试炼,
        只要熬过去,
        未来便会充满希望!
        但是┅┅
        这试炼会不会太过高难度呀?
        她只是去送个报纸而已,
        没想到报纸竟然准准地砸到了人,
        而且砸到的还是一个西班牙王子!
        「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给我滚出来,单挑!」」
        呜呜呜┅┅
        代志大条了!王子火大了!
        她会不会被控破坏国家外交?
        会不会被抓去关啊┅┅
        少东太酷
        他好凶┅┅
        她又不是故意制造麻烦,
        也不是故意要连累别人,
        她只是┅┅只是因为眼睛看不见,
        所以才搞出一团混乱嘛!
        他为什麽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指责她这个瞎子呢!?
        呜呜┅┅
        他是个大坏蛋!
        她一定要尽其所能地离他远远的!
        什麽?
        他说什麽?
        她不但别想要远离他,
        而且吃喝睡都必须有他陪在身边!?
        呜呜┅┅
        可不可以不要啊?
        教父太坏
        她,
        绝对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
        第一次见到她,一股强烈的占有欲望,
        就直冲上他胸口,重叩他的心。
        於是,他带著狩猎的热情笑意,
        一步步接近教他心动的小猎物。
        但,她似乎不怎麽甩他的追求,
        第一次追女人踢到铁板的他,
        被引起高昂的斗志!
        他决定了,
        要将她禁锢在他的世界,
        让她永远永远都--逃不开!

  • 混乱世界

    混乱世界最新章节

        2043年考古学家在一次考古挖掘中发现神秘盒子,后被恐怖分子无意间启动了一个史前神秘机械,让地球产生了神奇的异变……各国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他们的力量是人类科技完全无法对付的角色,从此地球战争不断,让原本和平的世界面目全非再次处于动荡不安之中……。

  • 爆笑后宫:皇上爬床,皇后出墙

    爆笑后宫:皇上爬床,皇后出墙最新章节

        穿越不可怕,就怕穿越的是学霸。
        面对已经成皇后的自己,澹台子鱼只想要自由啊,于是开启了她高科技外挂的离开宫墙的计划。
        然而本来对她爱答不理的皇上是怎么回事?为何夜夜赖在她床上不走?还宣称长的帅身体棒。
        那个谁?这里可是皇宫,不是你家菜园子,麻利点直线滚远,本宫连这个世界都可以改变,怎么可能收拾不了你。

  • 弑神王者

    弑神王者最新章节

        万剑宗内门弟子南门枫在万剑宗内门六年修为不得寸进,受尽欺凌。外出历练偶得至宝七星草也被同门师兄抢夺,南门枫险些身死。千钧一发之际南门枫唤醒了弑神塔,在弑神塔的帮助下,南门枫体质得到改善,在弑神塔中修炼,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从此,南门枫从万剑宗籍籍无名的弟子,开启了他传奇的一生。

  • 极度狂傲

    极度狂傲最新章节

  • 唐朝败家子

    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

        唐朝永隆元年,整个帝国在贞观之治后,一片盛世,万国来朝,人民安居乐业,一片繁荣。作为后世穿越而来的梦回,深知繁荣背后的危机,随后神龙政变,武周变局,开元与安史之乱等重大历史。作为一只历史潮流的小蝴蝶,他是如何扇动翅膀呢?

  •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

    我在王者荣耀捡彩蛋最新章节

        林祥为了追求女神,入坑《王者荣耀》,却遭到女神闺蜜的刁难与奚落。
        然而他意外发现,自己能在游戏里捡到别人看不见的各种超级彩蛋!
        【拾取成功,获得黄金彩蛋:2000点券】
        【拾取成功,获得钻石彩蛋:rmb】
        【拾取成功,获得星耀彩蛋:天籁之音】
        【拾取成功,获得王者彩蛋:颜值+10】
        【拾取成功,获得巅峰彩蛋:真视之瞳】
        林祥:“曾经对我爱搭不理,今天让你高攀不起!”
        ……
        【书友催更群:】

  • 偏执霍少的专属微光

    偏执霍少的专属微光最新章节

        “你当初既然选择救赎,给予温暖,那就该坚持留在我身边,现在又对我始乱终弃是想闹哪样?”
        “我和我未婚夫本来就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搞清楚状况,那时我又”
        不喜欢你,心里没你!
        “唔....”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霍瑞轩给堵了回去。
        过了好一会儿,才将人放开,面色冷沉,手却极为轻柔的摸着她的头:“乖,小然,往后不许说喜欢别人或心里没我这类话,不然我就让你三天不敢见人,嗯?”

  • 豪门战婿

    豪门战婿最新章节

        他,是夏国最年轻的战神!
        驰骋沙场,战功赫赫!
        他,是花都龙头企业的总裁!
        身价不菲,权势滔天!
        可是……
        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他隐藏身份入赘苏家,被人戳着脊梁骨过日子。
        一代天骄沦为万人唾弃!
        丈母娘的嫌弃,小舅子的欺凌,以及夏国神秘组织的巨大阴谋……
        如今,他退役归来,只想安心度日。

  • 神级龙婿

    神级龙婿最新章节

        受尽冷眼,被无情妻子离婚,都以为我是吃软饭的窝囊废? 却不知我的另一身份,这一天龙婿降临,战神归来!

  • 医武狂婿

    医武狂婿最新章节

        论金钱,他是神秘豪门的顶级大少,富可敌国;论武道,他是第一兵王,战功赫赫,震慑寰宇;论医术,他超凡入圣,是无数名医尊从的医道至尊!
        当厌倦了一切荣耀,只求一方宁静的林枫,誓死要用自己背后的一切力量守护自己心中挚爱……

  • 娇妻万福

    娇妻万福最新章节

  • 所有深爱都是谎言

    所有深爱都是谎言最新章节

  • 绑架全人类

    绑架全人类最新章节

  • 70亿人大穿越

    70亿人大穿越最新章节

  • 建宁公主

    建宁公主最新章节

  • 女神的龙级高手

    女神的龙级高手最新章节

  • 博弈

    博弈最新章节

        吕军被人阴了,是忍气吞声还是绝地反击,他来到十字路口……

  • 最多阅读:超级侠义系统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神婆全文阅读离人怨全文阅读太古剑尊全文阅读王牌大剑圣全文阅读二婚之痒全文阅读十万甜度全文阅读随机剧情主线全文阅读开局十万火枪手,拯救大宋!全文阅读五岁小郡主不做大反派全文阅读 好看的其他类型排行榜完本推荐